新华网 > > 正文

湖南开往北京列车上感人一幕:义诊归途医生又救急病女

2015年07月31日 16:10:00 来源: 北京晚报

  郑庆锋大夫正在给女患者诊脉。

    前天下午,在湖南岳阳开往北京的G68次列车上,一名中年女子突发过敏性哮喘,病情危急,乘务员通过广播寻找医生紧急救助。刚刚结束义诊、乘车返京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武爱文、郑庆锋两位医生恰巧就在这趟列车上,他们迅速赶到事发车厢,果断采取了急救措施。

    听到广播求助时,正在4号车厢休息的两位医生,站起身匆匆赶往9号车厢。到达9号车厢后,他们看到的是十几名乘客围着一名女士,她大约35岁左右,体型较胖,面色灰白,呼吸急促,表情非常痛苦。在亮明了自己的医生身份后,围观的乘客们就像见到了救星,赶紧为俩人让出位置。

    武爱文是胃肠肿瘤科的一名主任医师。他立即为患者量了血压,当时女士高压只有95 mmHg,经询问与她同行的人,得知因为天气闷热,上火车前,她曾服用过十滴水,现在感觉又喘又憋气。经过进一步检查,武爱文和郑庆锋两位医生发现,女士的身上已出现了大面积皮疹。就此,他们判断她出现了严重的哮喘过敏反应。

    列车上备有急救箱,武爱文和郑庆锋两人分工,一人负责看护病人,一人寻找可用的药物。“我想找一些平喘的药,但是这些药品急救箱中都没有。” 武爱文说,在找药的过程中,另一位到京进修的医生也赶到了9号车厢,他随身携带一包药,但是也没有合适的药。

    最后,武爱文从急救箱里找到一片茶碱片,赶紧让女子服下。这种药虽然不是治疗的最佳选择,但是也可用于治疗和预防支气管哮喘。因女子较胖并且血压又太低,服药后,两位医生叮嘱患者千万别站起来。观察了一会儿,见她的情况慢慢有所好转,武爱文和郑庆锋才回到了4号车厢。

    没想到15 分钟后,列车员又跑过来,说那位乘客的病情又出现了反复。两个人再次急匆匆赶往9 号车厢。再见到这名女子时,她又出现了前述症状,并且嘴唇出现紫绀,满身大汗。

    原来在两位医生离开后,这位女士又服用了硝酸甘油和急救药。病情危急,不容耽误,考虑到治疗条件有限,两位医生经过紧急会诊,建议列车联系下一站急救部门。列车员听从建议,赶紧联系了列车即将到达的驻马店站救护站。两位医生让列车员事先准备好一条被单。列车一到站,两位医生和乘警一起将患者抬出了车厢。120急救车已经等候在站台上,迅速将女子接走送往当地医院。

    回到列车上,两位医生已是满头大汗,浑身湿透。这时,周围的乘客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北京医生真是好样儿的!”(记者 刘琳)

  新闻延伸

  列车急救措施亟待完善

  “火车不能随便停,因此急救制度是否完善,落实是否到位,事关突发疾病乘客的生命安全。”在采访中,一位市民告诉记者,他碰到过几次旅客在列车上突发疾病的情况,列车员一般都是通过广播在乘客当中找医生,“为什么列车上不能配备专职医护人员?”

  记者了解到,铁道部、卫生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曾发布过《旅客列车急救药箱管理办法》。其中规定,每趟旅客列车上要有两名以上经过红十字会救护员培训合格的乘务员(即红十字救护员)。但在列车实际运营过程中,这些救护员能发挥的作用还有待提高。

  此次参与救援的武爱文医生建议,铁路部门应当完善急救设施,比如急救箱里的药品应配备更多的种类,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全民急救培训也应当引起社会重视。在这次救援的过程中,一位围观的热心乘客曾从自己包里取出一瓶“神水”不停地为病人涂抹,虽然热心乘客说药水购自香港,是一种急救药品,但考虑到这名女子就是因过敏引发的哮喘,能否涂抹药水还是应当慎重。

  武爱文还提醒,出门在外,旅客要提高自我防范意识,自我保护是关键。身体不好的旅客忌长途旅行,如果必须出行,最好随身带着治疗药品,而且上车后最好先与工作人员打招呼。刘琳J015

 

 

【纠错】 [责任编辑: 王晓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80806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