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汶川家庭父突发病离世女捐其器官 感恩世人帮重建家园

2015年09月22日 09:25:29 来源: 今日早报

  父亲突发脑溢血不幸英年早逝

  两个女儿替他做了一件有特殊意义的事

  这个家庭来自汶川,家属含泪捐出逝者器官,感谢所有曾帮助他们重建家园的人

  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当施与者是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人时,这种感恩又该怎么做呢?昨天,来自四川汶川县水磨镇的余平俊一家,用一种特殊形式表达了这种感恩。

  七年前,他们的家被地震震没了。七年后,作为一家顶梁柱的余平俊突发脑溢血,失去了救治的机会。只剩下孤儿寡母的家庭,毅然选择了捐献器官的方式,感谢所有曾帮助过他们重建家园的人。

  昨天,46岁的余平俊捐献出了心、肝、肾,帮助四名处于濒死边缘的患者重获新生。

  吃完早餐,父亲突发脑溢血

  老吴,余平俊的工友兼老乡,过去几年里,他们俩常搭档到全国各地的工地去干活。一个多月前,杭州到黄山的高铁建隧道需要工人,老吴先到,看还缺人,就叫来了余平俊。

  “身体很壮实的,连感冒都很少有,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昨天上午,余平俊被推进了手术室,捐献器官,老吴陪着余平俊的妻子和女儿在手术室外,惋惜不已。

  9月11日早晨7点半,老吴和余平俊照常吃早饭。这个工地,他们刚做了一个月,如果一切顺利,能领到5500元的工资。余平俊是家里经济支柱,每次领到工资,大部分都寄回家。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吃完早饭后,余平俊就说头晕,想躺一下,结果趟下又起来,并开始呕吐,说话也不清楚了,老吴和工友马上将余平俊送到医院。

  病情很凶险,余平俊被诊断出突发脑溢血,老吴马上给余平俊的家人打了电话,余妻何贵勇和大女儿以及何贵勇最小的哥哥一同坐飞机赶到杭州,刚刚到广西柳州念大学的小女儿也往杭州赶。

  抢救一直在持续,但并没好转的迹象,救回来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最终,曾当过护士的大女儿提议,既然救不回来,不如替爸爸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把身上有用的器官都捐出去,感谢以前许多帮助过他们不知名的好心人。

  父女情深,坚信父亲一定会同意

  当余平俊的病床推进手术室时,何贵勇和两个女儿都哭得像个泪人,何贵勇更是哭瘫在地上。

  “爸爸妈妈感情很好,从没吵过架,爸爸出事后,半夜的时候我都听到妈妈在哭,哭到天亮才停。”小女儿小双说。

  小双说,从小,爸爸就没打过姐妹俩,是那种话很少、却很爱孩子的爸爸。

  “我像爸爸,姐姐像妈妈,不过我们一家人感情都很好,虽然很小时,爸爸就出门去打工了,但他只要工作做完了,就会尽量回家和我们团聚。”小双说。

  这份浓浓的父女情,大女儿小玲也很有感触,她拿出手机,找出一个多月前爸爸发给她的短消息。8月27日晚上9点11分,余平俊给小玲打了电话,小玲没及时接电话,随后余平俊发来一条短消息:“可爱的女儿,爸爸祝福你生日快乐。现在我刚下班。”

  “这是我和爸爸最后一次联系,9月3日我也给爸爸打过电话,但一直没信号,因在工地上班的缘故,他常接不到我们的电话。”小玲说。

  听到爸爸的噩耗后,姐妹俩的痛苦比任何人都多。当小玲建议捐献器官时,这个决定得到全家人的支持,也说服了年迈的奶奶,但远在西藏打工、和余平俊感情最好的大伯打来电话,骂了小玲一通,觉得这个女儿太不孝了。

  “我们老家都是土葬的,大伯觉得我们这么做是不给爸爸留全尸,但我相信,如果爸爸活着,也会支持我们的决定。”小玲说,七年前,汶川地震,全家的房子都震塌了,她和妹妹在学校里上学,幸亏疏散及时,没有受伤,但是没有吃的,没有住的地方,后来全国各地的支援就来了,让他们住进了临时板房,开始重建家园。

  “许多帮助我们的人,都不知姓名。没有那些好心人的援助,我们不可能那么快重建家园。”小玲从手机里找出了自己现在家的照片,是红色的砖瓦房,虽然不大,但很温馨。

  “爸爸捐献出能用的器官,不光是感谢所有帮过我们的人,也让我们留个念想,觉得爸爸没离开我们,还活在这个世上。”小玲说。

  懂事的小双也开始谋划,回学校后找一份兼职。失去了爸爸,她要更快长大,让妈妈和姐姐少操心。(通讯员 鲁青 本报记者 黄淼君)

【纠错】 [责任编辑: 王晓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82546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