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公务员炒股现象观察 两点半开会?还是三点半吧

2015年09月25日 07:52:27 来源: 成都商报

  “下午的会是不是安排在两点半开?领导想了想说:‘还是3点半开吧。’原来下午3点股市才收盘。”

  “现在纪检查得这么严,没几个人敢送礼了。推荐好股票给领导,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今年以来,股市的大起大落,牵动着新老股民的心。尽管从绝对数字来说,“全民炒股”的概念并不能成立,但无数上班族“为股痴狂”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这其中也不乏许多在党政机关工作的公务员。

  公务员上班不能离岗、娱乐、怠工,但公务员法并没有禁止公务员炒股一说,然而,炒股一般需要在工作时间段。相对于其他的行业,公务员的职业身份较为特殊,而他们所在的党政机关涉及政策的制定和公开,往往会对股市行情造成影响,公务员炒股的是与非,远比其他行业的股民炒股要复杂。

  公务员应不应该炒股,有没有因此耽误工作?记者近日采访了部分公务员,就公务员炒股现象进行调查。

  现象1

  交际

  谈股票就像“英国人谈天气”

  记者了解到,许多党政机构有明确规定,工作期间不能做工作以外的事情。许多人只能通过手机,并且使用自己的流量看股市。对于大多数公务员来说,上班通常较忙,不可能实时关注大盘走势。有人会交给证券公司或亲戚朋友按时按点跟踪,自己打理的人,则完全要看股市行情好坏了。

  “股市好的时候,买来放在那里也能赚钱。”一位税务系统公务员说,“如果遇到大盘不稳的时候,就会特别担心。在办公打字的时候,会忍不住瞄一下手机屏幕,想想该如何抓住逢低买、逢高卖的点。送个文件,走在路上,等电梯时,也会忙里偷闲掏出手机看看大盘。”

  事实上,公务员即便都热心炒股,但中国的官场文化决定了,多数只是在见面或者休息时,随口寒暄。除非关系很近,同事之间对于每个人投入多少钱进入股市,都是讳莫如深。“炒股很多时候是一个交际性质的话题,和英国人谈天气差不多。”长三角公务员小唐发现,“那种泛泛的聊法、调侃性的多,玩笑性的多,真正深入探讨股市的少。”

  南方某地方法院法官郑欣欣进入股市时,还是今年2月份,那时候真是买啥都能赚。到了5月份,股市上赚的钱比工资还多,当时他和朋友开玩笑说,如果股市一直这么火,辞了职就炒股票得了。那时候,郑欣欣发现单位上大家午休或是聚会,关注点基本都在股市上,一般都是“哎,某某股不错,值得买点”,或者是“哎,某某股后来涨到那么高,抛早了”。

  然而,股市在冲到5000点时开始迅速回落,许多公务员就此被套。郑欣欣告诉记者,“我投入的算少的,其他人投几十万上百万的都有,常常是许多法官开庭前买的股票还在大涨,当天庭审结束时发现,股票早已经跌停了。”

  现象2

  开会

  时间变短了,“领导也急着看大盘”

  有时候,一个单位的领导也热衷于炒股,工作必然随之发生变化。华东某省会城市公务员周权负责单位行政事务,有时候他问领导:下午的会是不是安排在两点半开?领导想了想说:还是3点半开吧。原来下午3点股市才收盘。通常的情形是,3点一过,各路股神就开始到各个办公室串门,点评当天股市行情。讨论个半小时之后,大家的心情才能平复,这时去开会才最有效果。

  因为股市的关系,开会时间都变短了。今年6月份,周权参加单位的半年总结会,“会开始的时候,领导就先说,具体你们做了哪些工作就别谈了,你们的总结报告里,我都看到了,抓主要的问题说说。”以前周权单位常常开一两个小时的会,现在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领导也急着回去看大盘。

  “对于公务员来说,每天处理的都是事务性工作,感觉能力在退化。所以对于蓬勃向上的股市来说,成了我们短时间内实现财富积累的绝好办法。”周权对记者说,“而且公务员时间比较固定,上班没有那么繁忙。无论是领导还是下属,炒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底层公务员,做的多是事务性工作,炒股对此类人的工作影响不大。”长三角某市政府公务员小唐觉得,“比如说,你今天要协调一个调研,明天组织一个培训,要打电话发通知等,炒股影响不了这些工作。”

  现象2

  送礼

  “发靠谱消息给领导 赚了钱不会亏待我”

  公务员炒股队伍中,玩票性质居多,只要想炒,总会被拖进一两个熟人建立的微信群里。当然,也有非常懂股票的人。

  张乐是一名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如今他在山东某地级市政府部门工作。张乐在大学期间就开始模拟炒股,在一个“模拟大赛中”还得了第三名,获得了600元奖金。刚开始工作时,他爸爸给了他5万块钱炒股。同时,张乐还帮同样做公务员的爸爸炒,因为对股市有所研究,即便遭遇今年的股市暴跌,爸爸几十万的投入至今还在盈利。

  张乐有各种QQ群和微信群,有人时常在里面分享一些小道信息。今年刚过“五·一”不久,一个朋友给他发来信息,让他买某只股票,第二天抛。“这个朋友是一个平常说话做事非常靠谱的人,一般没有把握她不说。”张乐随后就把这个信息透露给单位的主任,主任也买了,第二天这只股票果然涨停了,他和主任都赚了不少。

  在张乐看来,“发靠谱的消息给领导,领导赚了钱肯定很高兴,也不会亏待我。现在纪检查得这么严,没几个人敢送礼了。推荐好股票给领导,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反正不光我一个人,别的同事也会推荐给他的。”

  视角

  公务员“无闲”也是“德”

  许多党政机构有明确规定,工作期间不能做工作以外的事情。为了杜绝购物、聊天等现象,许多基层单位在工作电脑上做了设置,根本无法登录淘宝和炒股的页面。还有单位对无线网络实时监控,让公务员也不敢随便用单位的网络炒股。

  对于公务员炒股的现象,一位接近中纪委的人士认为:“如果是工作期间炒股,是属于工作纪律的范畴。应该由各个单位的办公室或者记考勤的部门来要求。”

  中纪委早先在通报各地纠四风情况中,常有工作纪律一项,各地也会报来诸如工作时间看淘宝、炒股、吃早餐等情况。“后来领导便提出要求,工作纪律监督不能代替党纪监督,不能拿这个来凑数。”上述接近中纪委的人士透露,“从今年开始就没有工作纪律方面的通报内容了。”

  但是,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完全禁止公务员在上班时间炒股,也变得几无可能。“从技术层面看,炒股真的没有办法禁止。用手机炒股很方便,即便有人来暗访,直接把手机调回主界面,怎么查?”在长三角公务员小唐眼里,“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用办公电脑聊天、看电影、看网页?谁敢保证电脑绝不私用呢?”

  但反过来讲,一个公务员上班怎么会有这么多“闲工夫”上淘宝、看股票、甚至浏览不健康网页呢?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事实上,机关单位的岗位并不是都这么优哉游哉,而是两极分化、忙闲不均,既有“钱少活多压力大”的岗位,也有成天无所事事的岗位。严肃点说,这或许是一种缺乏职业道德的表现。

  一位参与炒股的公务员坦言,“炒股虽然不是做生意,但即便危害再小,影响再小,它毕竟是一项经济活动,除了有违反纪律之担忧,也会给人留下工作态度不好,清正廉洁的价值取向偏离等印象,严重的话,在考评和升迁等问题上也会有不利影响。”(本组稿件据新华每日电讯、南方周末等)

【纠错】 [责任编辑: 王晓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8266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