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江西男子2岁时被拐卖 28年后阴差阳错与母亲重逢

2015年11月05日 13:27:20 来源: 钱江晚报

  

  这对母子的重逢,充满着无奈、心酸和传奇

  他们分岔的人生,因为巧合的DNA比对又重新汇合,续上了亲缘

  被拐28年后,他和妈妈重逢了

  紧握的手一刻不敢放下,说一句,哭一句

  养父母供他读了大学,他说:今后双方都是我的父母,双方我都会孝顺的

  28年以来,多少个夜晚,孙四英泪湿枕巾。

  一次又一次,她在梦里紧紧抱住儿子,看了又看,亲了又亲。醒来,只有房间冰冷,空空如也。

  她的儿子,在28年前丢了。孙四英的经历,和很多丢了孩子的父母相似,可结局却比《失孤》里的刘德华幸运。

  昨天下午2点31分,走失被拐整整28年的儿子,真真切切地站在了她的面前。在杭州米市巷派出所里,不管说话还是喝水,孙四英的手始终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一刻不放。

  仿佛,只要轻轻的一个放松,儿子又会消失不见。

  28年,母亲的头上,已然冒出了星星白发。

  28年,蹒跚走步的幼童,已经长成了身型健硕的男人。

  这一刻,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他们的重逢,充满着无奈、心酸和传奇。母子俩分岔的人生,因为巧合的DNA比对,又重新汇合,注定要续写亲缘。

  外婆在做午饭

  2岁半的他出门玩耍就此消失

  孙四英的家在江西鹰潭。1984年,22岁的她结婚了,丈夫跑销售,自己在化工厂当工人。一年以后,儿子呱呱坠地。这孩子,一双大眼睛,眨巴起来,很迷人的。当外公的大笔一挥,给孩子取名“陈力”。平时,奶奶管孩子。

  这是那个年代最普通的工人之家了。1987年清明前后,奶奶有事,外婆来了,儿子有点认生。那天中午11点,妈妈白班,爸爸出差,外婆在家里炒菜,外面大雨倾盆。

  陈家在一楼,孩子趁着外婆在厨房忙碌,悄悄地溜出了门。

  半个小时之后,外婆急匆匆地跑到化工厂,焦急地对女儿说:“孩子不见了!”

  不见了?!

  孙四英急坏了,和家人在家的周边到处找。她记得很清楚,那天的雨太大了,打伞都没用,一会儿就全身湿透。孙四英喊哑了嗓子。雨幕下,却始终不见孩子的踪影。只有家边小卖部的女营业员说起:“刚才你孩子来过。”孙四英心里火啊,大声地说:“你为什么不留住他呢?”

  孩子就这样失踪了!那段日子,孙四英每天以泪洗面。她一直怀疑孩子没走远,鹰潭任何一条寻人启事她都关心。通过小道消息得知有人抱了孩子,就会马上拉民警去看。

  可是,她一次次失望。“当年有个大侄子掉进水缸,我就哭,我想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也掉进水里了?”这样的心情,谁能体会?

  家破人亡

  她始终坚定信念要找到儿子

  1989年,孙四英和丈夫又有了一个女儿。女儿稍稍懂事,她就一直告诉女儿:“你还有个哥哥,但现在妈妈找不到他。”

  因为孙子失踪,奶奶受不了打击,走了。外婆终日活在自责里,也走了。孙四英和丈夫的关系也是每况愈下,最终离异。这个女人真切地感受到了家破人亡的滋味。

  不过,她始终有个信念:我要找到儿子!历年以来,鹰潭警方接力,一直知道这位孙大姐,也很同情她的遭遇,始终给予帮助。但人海茫茫,哪里这么容易呢?

  再后来,孙四英去了北京打工。在那里,她遇到过热心肠的志愿者。有网络之后,还把她的信息录入了相关网站的信息库。2011年,鹰潭警方技术成熟,就采集了她的DNA。

  在北京打拼多年之后,有了积蓄的孙四英回了老家,经营起了一个养身馆。“我始终做好事,尽量去帮助别人,我祈求老天开眼。”

  一张压箱底的红纸

  抖露了他的身世

  陈力走失时,太小了,隐约记得一名男子带他到了一户人家,指着男主人说,他今后就是你爸,指着女主人说,她今后就是你妈。

  男主人和女主人,就是他的养父母。这一家姓熊,在福建三明市将乐县的大山深处。在熊家,陈力排行老二。他上有姐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其中一个妹妹是领养的。

  养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山民,终日劳作,从不提陈力的身世。不过,邻居们总是唠叨,熊家老二是被他亲生父母卖到这里来的。“我有认命的感觉,只有一次吧,青春叛逆期的时候,当时想去福州。”陈力自小内向。养父母供他读了秦皇岛的大学。“我读的是环境管理专业,我家里只有我一个大学生。”

  然而,寻亲是人的本能。大学读完,陈力和养父提起,自己结婚的时候,希望亲生父母在场。老人看看眼前的养子,点了头。

  三年之前,他妹妹的女儿在家中乱翻,偶然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红纸。陈力一看,这是自己的卖身契,上面大致写着自己生于1986年,养父母付钱1000元。“我这才知道,我真的是被人贩子卖到这里的。”

  更偶然的事发生了。

  有个与他(被拐卖到熊家后一直使用熊某某这个名字)同名同姓的老乡因盗窃被警方盯上了。当时,当地警方错抓了陈力,并采集了他的DNA。当然,警方马上发现了问题,也向陈力道了歉。“我当时非常生气,但是……这次采集,我只能说是天意!”

  今后双方都是我的父母

  我要补回这28年的记忆

  是的,在联网的DNA信息库里,孙四英和陈力的DNA比中了!那个晚上,孙四英彻夜难眠,她恨不得马上飞到这个熊家老二的身边。熊家老二在哪儿呢?其实,今年他来了杭州。“我之前在福建做过协警,干过餐饮,都不太如意。姐姐在杭州开小吃店,三个月前刚刚生孩子,我就过来帮忙了。”

  鹰潭警方查到了陈力的下落,就联系了小吃店所在辖区的米市巷派出所。“两名鹰潭公安局打拐办的同行带着孙女士今天下午2点来到我们所里,因为小吃店在浅水湾小区,我是社区民警,就由我接洽。”民警王俭说。

  王俭说,现在他们是网格化管理流动人口,所以很快查到了陈力正在小吃店里上班。“我给他打了电话,说需要登记外来人口信息,我不敢直接说,怕他太激动啊!”

  陈力有点纳闷,走进了派出所。

  “我一眼就认出了儿子,肯定是他,他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不知道母亲这样的话,是不是激动之下的呓语?怎么可能没有变呢?整整28年过去了!不过,孙四英还有证据,她记得儿子脚上有块棕色胎记。果然!抱着儿子,紧紧拉着儿子的手,母亲哪里还舍得放开?说一句,哭一句!

  稍稍平静,儿子向母亲露出了肩上和背上莫名的记号——非常整齐,像是人为烙的,都是六边形,中间一个三角印记。陈力和母亲都怀疑,这是当年人贩子干的。同时,陈力说起,自己的左耳和右眼稍稍有点问题,很可能是人贩子打出来的。

  “我想回江西看看,补上这28年的记忆,但之后还是想回归平静。两边的父母,我都会孝顺的!终于亲生父母可以参加我的喜宴了!”说到这里,这个内向男人也激动起来。

  还有一点非常巧合,陈力的养父母当年给他报户口的时候,填写的生日竟然是——11月4日!昨天下午,偶然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心里亦是暖洋洋的王俭,悄悄去买了一个生日蛋糕。然后,他和这对母子一起切下生日蛋糕,三张会心的笑脸此刻定格。

  “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我想跟有类似遭遇的父母说,不要放弃!”孙四英说。(本报记者 胡大可 本报通讯员 李文/文 本报记者 林云龙/摄)

【纠错】 [责任编辑: 陈剑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7001117048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