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大山深处一个老师一个娃 女教师守护村小32年

2015年12月02日 07:03:2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翟改花与倩倩在校门口合影 本报记者 胡志中/摄

翟老师为倩倩授课 本报记者 胡志中/摄

翟老师为倩倩包了她最爱吃的饺子。本报记者 胡志中/摄

  岢岚,位于晋西北黄土高原,目前已是地冻天寒。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个时候赶赴此地,是为了寻访一个乡村女教师和一个留守儿童。故事说来简单:一名女教师在偏远的山村小学教书32年。

  她曾一个人为3个年级的28个孩子同时讲授5门课;而今,这村小学里只剩下了她和唯一的一名小学生一同“留守”。

  这一师一生,以村校为家,同吃同住,情同母女……

  深山里的女教师

  王家岔乡在岢岚县的一处山谷之中,寇家村则在王家岔乡的山口深处。入村的第一个院子便是寇家村小学。一进院,一中年妇女急忙冒雪相迎。她就是寇家村小学老师翟改花。

  记者走进一间逼仄的平房,内套两间小屋,一间是炕,隔壁是个小伙房,内有炉火,用来做饭和烧火暖炕,加起来不过20平方米。

  外间平房北墙的一半被涂成了黑板,上面写着汉字、拼音。黑板前是一张被用来当做讲台的课桌,一个衣柜、一套小学生用的课桌椅占据了大半个屋子。四周墙壁贴满了识字表、古诗、加减乘除表。

  一个小姑娘正趴在课桌上写作业。见有人来,片刻分神,又很快埋头认真书写。她就是记者要见的另一个主角,王倩倩。

  女孩身着红色毛衣,直发齐耳,眼睛大眉毛浓。见有人旁观,未显紧张,书写流畅,字迹工整。

  翟改花1984年从忻州师院毕业,分到黄土坡小学教书,一个人带3个年级28个娃娃开5门课,“那年我20岁”。

  “那会儿村里娃娃没人看,不是在村里爬树,就是在地里祸害庄稼。来了学校,门口一抖,身上的土坷垃哗啦哗啦地往下掉。村里想留个老师住校,平日里管教娃娃。我跟村支书说,让我住校吧,教得咋样不说,总还能看住他们,比娃娃们没人管捣乱强。”翟改花说。

  翟老师的丈夫长年在外打工,学校又在山里,回家路远难行,两人只能周末团聚。因此,有些家远的娃娃隔三岔五就在她宿舍住。没多久,家长们看见娃娃不那么淘气了,便自发送些物件吃食过来,有的拿来了拉风箱的小板凳、有的送来了自家腌的酸菜、还有的抱着家里案板来宿舍当课桌用。翟改花也从此在深山里过起了以校为家的日子。

  一间教室里她同时教几个年级,有的做算术、有的读课文、有的写汉字,也有爱打闹的,也有胆子小的——就这样,她把孩子们带大了一茬又一茬。1994年她从黄土坡村到了寇家村任教,“说话又是20年”。这期间,翟改花自己的子女也都参加了工作,个人时间更充裕了。

  然而,翟老师的时间多了,学校里的娃娃却少了。

  回顾几十年的从教经历,翟改花认为自己遭遇的最大变化是村教学点学生数量的骤减,连带的便是村教学点教师的减少,“村里有点条件的,大多送孩子去了县里、市里的学校”。

  对于学生的减少,翟老师既无奈又遗憾,她说,当老师的,谁不希望桃李满园。近两年,算上王倩倩,还在寇家村小学读书的,仅剩下3名学生。

  孩子少了,可是翟改花的心劲儿没少。“3个孩子个个都是好娃娃。那两个大的,全县统考年年考第一。去年考试,一个钟头的卷子20分钟就考出来了,把监考老师爱得不行,说娃娃卷子写得真好,又整齐又快!”翟老师说。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489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