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对话诺奖得主:获奖后最苦恼科研时间被占用

2015年12月15日 07:05:51 来源: 广州日报

莫泽夫妇。

颁奖典礼当天,会场外的“诺贝尔公交专列”在排队等待接送各国嘉宾。

本报记者张丹与迈-布里特·莫泽在瑞典合影。

  获得诺贝尔奖究竟意味着什么?荣誉?金钱?或者你想象不到的好处?

  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举行之际,记者赴瑞典斯德哥尔摩,对话诺贝尔奖不同领域的获得者,聆听他们眼中的诺贝尔奖、眼中的中国。

  这些诺贝尔奖获得者,既有今年新晋的“新生”,诺奖对他们来说既新鲜又兴奋;也有去年获得诺奖的“二年级生”,从“过来人”的角度看待诺奖及其带来的效应。

  这些诺奖获得者有:201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莫泽夫妇、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托马斯·林达尔、201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阿瑟·麦克唐纳等。

  飞鸽传书,老马识途。人类很早就意识到,很多动物,包括人类都具有出色的方向识别能力,他们的脑海中似乎嵌入了一张地图,怎样都不会迷路。

  2014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解释了这个现象。迈-布里特·莫泽及其丈夫二人与约翰·奥基夫因“发现构成大脑定位系统的细胞”,共同获得该奖。

  日前,莫泽夫妇在瑞典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在获得诺奖一年后,他们仍不得不再花时间用于工作之外的事情,如主旨发言、小组讨论等,而他们最需要的恰恰就是时间。

  而对于今年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屠呦呦,他们夫妻二人都表示出了极大的赞赏,称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科学家。

  文/图 本报特派斯德哥尔摩记者 张丹

  在瑞典哥德堡的博物馆小会议室中,爱德华·莫泽穿着笔挺的西装,红色圆白点的领带,还有一双红色的布鞋。他的妻子迈-布里特·莫泽则穿着比较休闲,右手戴着一串手链,脸上总是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

  谈获奖

  太忙只能挤时间做科研

  作为2014年的诺奖获得者,莫泽夫妇仍炙手可热,诸多的活动对他们产生了一定的困扰,他们觉得去参加活动也同样是为了科学,但是,这对于他们进行的项目研究是没有帮助的,他们只能通过挤出更多的时间来完成他们的研究。

  广州日报记者:获得诺奖是否改变你们的生活和工作?获奖后你们都在进行哪些方面的研究?

  爱德华·莫泽:请让我们先回答后一个问题,我们所做的研究仍然在同一个领域继续进行,获得诺贝尔奖并没有改变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我们想要理解人们大脑中的定位系统,不同的位置细胞被发现,它们是怎么协同工作的?一种细胞产生的信息如何被另一种细胞读取,而这些信息到底是如何决定行为(导航)的?我想这个发现获得诺贝尔奖会让人们开始感兴趣,更加关注我们的工作,当然,即便没获诺贝尔奖,我们也会做我们该做的研究。

  迈-布里特·莫泽:我们对研究科学、加深理解感到十分兴奋,这是我们主要的目标。得到诺贝尔奖的确是极好的,因为这说明了我们研究的内容很好、我们小组的研究人员很好。

  爱德华·莫泽:说起改变,有一件事很明显,就是我们的时间被大量地占用了。有如此多人请我们去会议上作主旨发言、参加小组讨论,我们不得不非常谨慎对待,明白我们工作的重点在何处。

  迈-布里特·莫泽:时间是主要的挑战。我们当然愿意和人们见面,和他们谈论科学和其他一些事,但是我们只是2个人(精力有限)。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530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