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关注:象牙塔里的代购客 创业还是不务正业?

2015年12月23日 14:58:55 来源: 北京晚报

  每隔两三个月,蔡妍就会飞一趟韩国,带回成批的化妆品——两年前,刚考上北京某大学的她在海外代购的热潮中,成为了一名兼职海外代购。

  像蔡妍这样的校园代购客在首都高校并不少见。在“互联网+”、“大众创业”的热潮中,莘莘学子也纷纷加入代购大军,利用微信、微博、QQ发布信息、招揽客户,有时月入数万。

  只不过,象牙塔下的代购,难免让人心生疑惑。高校学子做上了“买卖”,这是创业,还是“不务正业”呢?

  高收入的诱惑

  “每次从韩国回来,都恨不得有八只手,最多的时候,我一个人从机场拎了16个大袋子回北京,胳膊上勒出一条一条的红印”,蔡妍所做的代购,在业内又被称为“人肉代购”,因为所有的商品都要靠她一个人从韩国运回来。

  除了寒暑假之外,每隔两三个月,蔡妍需要通过逃课腾出六天的时间飞一次韩国,“化妆品一般两三个月会用完,需要补充新的货品。”母亲常年在韩国工作,蔡妍每次去韩国都可以住在家里,省下了一大笔食宿费,这也是她做韩国化妆品代购的一个重要原因。

  “请问可以帮忙代购韩国的美瞳吗?”

  “可以,把照片发给我吧。”

  不到十分钟,蔡妍就谈成了一笔生意,韩国化妆品在国内20至30岁的女生中需求很大。12月初,蔡妍刚回了一趟韩国,带了四五万元人民币的货回北京,“应该有小一万的纯利润,今年2月份过年的时候生意最好,赚了接近两万”。两年多的代购经历,什么产品好卖、走哪个航站楼不容易被海关查到、怎么样能够迅速通关,她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和蔡妍一样,她的同班同学朱天白也是一名海外代购,不同的是,她不用大包小包来回飞。客户下单,她报给遍布国外的买手(在世界各地采购商品转手给国内卖家并赚取利润的人),采购完毕后从国外邮寄到北京,再由她转发给客户。

  打开代购专用微信,朱天白的好友已经超过1500个——上至50多岁的家庭主妇,下到16岁的初中女孩,各个年龄段都有。“最开始只是帮身边朋友代购,不赚钱,一点一点靠信誉积累,朋友介绍朋友,就达到了现在的客户量”。

  从大一开始,朱天白就做起了海外奢侈品代购。她的母亲是国内较早开拓奢侈品二手交易市场的一批人,在三里屯等多地有实体店铺:“在我妈的影响下,我对奢侈品潮流和真假有着比较敏锐的判断力,有时我妈也会把她自己的客户介绍给我。”

  朱天白的买手主要分布在巴黎、米兰和迪拜,代购如香奈儿、纪梵希、路易威登、华伦天奴等国际奢侈品大牌的服装、鞋帽、箱包、首饰等。买手抽取商品总价5%到10%的劳务费,剩下的利润全归朱天白:“每个月正常能有1万到4万的纯利润,多的时候能赚小10万吧。”

  朱天白主要通过微信联系买手和客户。起初,她用自己的私人微信晒图,被朋友们吐槽后,她开通了新的专门用于代购的微信号,可以肆无忌惮地每天发几十条消息、上百张图片介绍商品信息。有些老客户相处多年,甚至已经转化成朋友,新客户也经由熟人介绍或朋友圈广告,滚雪球一样地壮大起来。

   1 2 下一页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5599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