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虐童案成典型案例 被虐男童已在原校恢复上学

2016年01月12日 07:05:47 来源: 中国新闻网

    “被虐男童已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依然在原来的学校上学,并有志愿者和心理工作者定期回访和关心。”11日,南京市中院公布2015年度南京市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最受社会各界瞩目的南京虐童案也已有了好消息。从主审法官处获悉,根据二审判决结果,养母李征琴目前正在服刑,被虐男童已经复课上学。

  2015年3月,南京高知养母李征琴虐待养子一案从事发之后,就一直处于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之中。李在收养了其表妹的儿子施某某男,案发时8周岁)之后,因认为施某某撒谎,在其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耙”、塑料制“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出现范围较广泛的150余处挫伤,被网友发布到网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批判。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被告人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李因不服一审判决,立刻上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不过二审结果依然维持了原判。

  “该案之所以从案发到案件审理终结,一直都处于舆论中心,引起社会热议,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反映了社会传统教育理念与现代法治文明的碰撞,体现了家长威权主义思想与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保护理念的冲突。而通过该案的审理及司法裁判,向社会传递了这样一个理念:那就是,未成年人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其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父母不得任意处分。父母虽有教育管理子女的权利,但该权利应受到国家法律的监督,不得超越法律的边界。一旦侵害到子女的生命健康权,构成犯罪,国家作为未成年人的最高监护人,将以公权力介入,惩治犯罪。这就是我们所倡导的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这也是国际社会在儿童保护问题上所一贯秉持的态度。”该案的二审主审法官徐聪萍如此解读该案作为典型案例对社会带来的影响。

  作为典型的舆论热议案件,该案也让南京中院成为“焦点”,据南京中院统计,该案一审庭审自9月28日开审日起,持续三天,于30日当庭宣判,期间审判全程微博直播,提起的微博话题吸引了2000万人次阅读及1.1万人讨论。主流媒体都予以关注。央视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对案件进行了跟踪报道。9月28日至10月4日,南京法院的官方微博在全国司法政务指数微博影响力排名中全国第二。

  “南京是全国新闻媒体最集中、网民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人民法院一直是社会公众和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和‘热点’。”南京中院孙道林副院长告诉记者,也正是在关注度高、压力大的情况下,该院2015年共受理了198078件案件,办结了169794件,同比分别上升24.75%和26.90%,收、结案数双双创历史新高,增幅为近20年最高。(记者 申冉)

    》》教育时评:“养父母虐童”再现应如何反思?

    近日,四川省绵阳江油市再次发生虐童事件。11岁的女孩琪琪(化名)自述遭遇养父母殴打,并被水果刀割伤,双腿、背部遍布伤痕,触目惊心。在孩子姨妈报警后,当地警方已将养父母刑事拘留。

  同样是幼童遭养父母虐待,此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南京虐童案”。目前,该案中的养母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二审即将开庭。

  年幼的孩童遭此暴行,类似的事件总可以激发公众的愤怒和声讨,要求对施害者严惩不贷也是合乎情理的。但当事情发展到必须讨论“该当何罪”时,伤害往往已经造成。如何通过法律和制度提供“前置”保护,减少乃至杜绝类似行为的发生,对孩子自身而言才更为迫切。

  琪琪早年父母双亡,奶奶过世后,在其他长辈的商议下选定其幺爸幺妈作为监护人。监护人的家庭情况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家中无后”。但即使收养者与孩子之间存在血缘关系,权威机构对收养家庭的收养意愿、监护能力等各方面因素进行调查评估,应该必不可少。

    》》“南京虐童案”施暴养母被判刑半年

  备受关注的“南京虐童案”二审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开庭。庭审由上午9点半持续至下午4点,审判长当庭宣布: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李征琴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该案发生于今年3月底,被告人李征琴因为家庭教育问题,使用抓痒耙、跳绳对9岁的养子施某某进行殴打,致施某某体表分布范围较广泛挫伤,孩子伤情被学校老师发现,并报警。

  9月30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李征琴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李征琴对一审判决不服,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618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