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教育·思考:独生一代未来如何养老?

2016年03月16日 07:36:2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如今,中国的独生子女一代已经长大,家庭多呈现为“421”结构。“二孩”政策出台后,出现“422”的家庭,夫妇两人面对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更大。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委陈自力就注意到了这种情况,“‘421’家庭首先面临的就是经济压力。城里有正式工作的老人拥有养老保险,他们的经济压力远没有农村老人大,这涉及到养老保险双轨制的问题”。

  “关键是在老年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之后。”陈自力说。目前中国的老人健康状况堪忧,70%以上老人患有慢性病,失能半失能的老人近4000万,老年痴呆患者约900万。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张世平提到,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老龄人口爆发式增长。2015年60岁以上老人2.22亿,占总人口16.1%,2025年预计突破3亿。此外,空巢、高龄老人增多,空巢老人已超1亿,80岁以上老人达2400万,尤以农村老人问题突出。同时,伴随着人口结构失衡,老龄化与少子化交织。

  张世平提到一个数据,目前我国总和生育率约1.5,低于中等和高收入国家,养老问题已成为众多“421”家庭的隐忧。令人担忧的是,张世平发现,这种压力下,我国还面临着应对不足,未富先老的状况,包括政策措施碎片化,服务体系不够健全,养老产业发展滞后等问题。

  “养老院还是床位比较少,费用比较高,医疗服务不到位。”陈自力提到,老年人不愿意住养老院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养老院并没有和医疗体系打通,导致很多老年人在养老院想要看病,还要再去医院。不仅不方便,对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来说几乎不可能。

  除了经济和养老机构方面的压力之外,城里老人和农村老人都存在精神空虚的问题。对于城市老人来说,不少孩子背井离乡,不缺钱但是缺少陪伴;对农村留守老人而言,他们不像年轻人会使用智能手机视频通话,同时孩子也面临着经济、时间、住房压力,他们和孩子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在陈自力身边,一位亲戚就面临“越活越烦”的情况。这位老人虽然活到了90岁的高龄,但是70岁的时候朋友过世了一批,80岁的时候朋友又过世了一批,等到90岁的时候,老伴也过世了,晚景凄凉,只有亲戚们不时去看望。

  张世平表示:“老龄化高峰期的加速到来将可能改变我国经济运行的状况,冲击现行社会保障体系,影响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成为新的基本国情和经济社会发展不可回避的重大挑战,成为关系国际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长期性、全局性、战略性问题。为此,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切实加强顶层设计,通过全面系统持续的政策干预,将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陈自力的家庭就是典型的“421”家庭,儿子在国外读博,已经结婚生子。他和老伴不考虑去国外和儿子一起生活,打算老了以后住养老院,最大的问题是和孩子“见面少了,容易想孩子”。陈自力觉得,老年人也要转变观念,跟着孩子也累。过去是人们聚集在一起的农村社会,可以实现四世同堂。现在社会流动性强,老人和年轻人在一起有很多矛盾,年轻人也希望有独立的年轻空间。

  张世平建议,国家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切实加强顶层设计,通过全面系统持续的政策干预,将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这包括将养老计划其纳入国家规划,明确提出体系建设、产业发展等目标任务和实施步骤;健全法律法规体系,加强基本制度建设;大力发展健康养老,推行健康管理服务;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增加服务供给;加速发展老龄产业,充分开拓市场潜力。

  “现在的养老问题,如果仅仅靠家庭或多生孩子来调整人口结构是解决不了的,社会要提供完整的养老服务。”陈自力说。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03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