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虐童”母亲出狱之后……

2016年03月23日 07:33:34 来源: 新京报

在养子的作文草稿上,满篇都是李征琴的修改备注。

  养子6岁时在亲生父母家门前的留影。李征琴见表妹家困难,主动提出收养孩子。

  3月18日,出狱后的“南京虐童”母亲李征琴,在自己家中向记者讲述自己与养子的故事。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南京虐童案”母亲李征琴与养子小宝的合影照片。

  一年前,因为撒谎,她抽打了养子,却不曾想自己因此丢了工作,进了监狱,还成了众人口中的“恶母”。一年后,出狱的她,第一时间更想知道的是,养子还爱不爱她,还想不想跟着她生活。让李征琴高兴的是,孩子还是选择了跟她一起生活,然而,在“南京虐童案”的标签下,即便是孩子及其亲生父母都同意,被剥夺了监护权的李征琴,也难以逾越法律门槛,再跟养子一起生活。而另一边,孩子的生母也为难,她觉得孩子已经习惯城市生活,再也难适应农村的艰辛。

  3月13日上午7点50分,常州女子监狱大门左侧的小门打开,李征琴从中走出。服刑半年之后,这位“南京虐童案”的当事人释放出狱。

  去年3月31日,李征琴在家用挠痒拍、跳绳殴打养子施小宝(化名),致使其背部、腿部等部位留下一道道血印。同年9月30日,李征琴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刚走出监狱,张传霞一下子跪在李征琴跟前,大声痛哭,说:“表姐,我对不起你!”张传霞,李征琴的表妹,施小宝的生母。10岁的施小宝也上来,紧紧抱住李征琴,三人哭成一团。

  过去一年,施小宝重新回到母亲张传霞身边,但成绩一落千丈,和母亲关系也是若即若离,反倒是对李征琴,施小宝表现出更多的依恋。

  4年前的欺骗

  4年前,李征琴见表妹家生活困难,主动收养表妹最小的孩子,并一直告诉孩子是自己亲生的。

  走出监狱之后,李征琴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养子对她的看法有没有改变。“南京虐童案”发生后,她知道网上不少人叫她“恶母”。

  李征琴今年51岁,事发之前,是一家媒体驻江苏记者站主持工作的副站长。丈夫是一名从业20多年的律师,两人组成了南京城里的一个典型的中产之家。按理讲,李征琴不是一个不会教育孩子的母亲,在收养施小宝之前,她女儿已在南京一所知名的大学就读。

  “我现在是一个罪犯了,不再是宝宝心目中骄傲的‘记者妈妈’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宝宝还要我吗?”尽管孩子已经10岁,李征琴还是习惯称养子为“宝宝”。

  回到家之前,李征琴先订了一个宾馆洗澡,按照家人吩咐,她要把在监狱里的晦气洗掉。洗完澡之后,李征琴决定和养子正式地谈一次。

  她从未告诉施小宝收养的真相,即使事发后,李征琴在庭审之前曾被取保候审,施小宝多次问及,李征琴仍是对孩子说:“你是我亲生的!”施小宝不相信:“那为什么警察叔叔说,你不是我的亲妈?”“他们都是骗你的”,李征琴说。

  事实上,关于身世的问题,施小宝已被骗了4年。

  4年前,李征琴到安徽来安农村,见表妹张传霞家里生活困难,养3个孩子捉襟见肘,主动提出收养一个。

  “我们家条件差,我没有知识,不能辅导他们。表姐家条件好,两人的文化水平高,小宝在他们家会成材。”张传霞说话时,眼里含着泪。

  张传霞当时告诉孩子,说他是李征琴亲生的,当时之所以要送到安徽,是因为要忙工作,现在家庭条件好了,所以来接他回家。“孩子很开心,跳上车就跟着去了南京。”

  施小宝到李家后,先是被送进当地最好的幼儿园,随后又进当地最好的小学学习。

  张传霞开始还担心小孩不适应,结果非常适应。即使虐童案事发之后,去年暑假,施小宝回到安徽老家,孩子生父问小孩,接下来怎么办?小孩说要回南京;生父又问,假如李征琴不要你怎么办?小孩说,那我就死在南京。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246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