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虐童”母亲出狱之后……

2016年03月23日 07:33:34 来源: 新京报

  仍选择了“恶母”

  “说实话,我挺高兴的,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孩子对我的感情还是没变。”

  在宾馆洗完澡后,李征琴决定告诉孩子真相,“我觉得他毕竟也这么大了,应该有自己的选择。”

  当时,在宾馆里,李征琴坐在椅子上,施小宝站在旁边,孩子的亲妈张传霞坐在对面,李家很多亲戚都在。李家一大家人也在。

  李征琴说了她的想法,大意是她现在是个进过监狱的人了,也不知道适不适合再做施小宝的妈妈,“你跟亲妈也生活这么长时间了,两个妈妈你肯定要选择一个。”李征琴对施小宝说。

  此前,关于孩子的将来,李征琴和表妹沟通过。张传霞表达了她的顾虑,对于表姐因为自己的孩子被判刑、而且丢掉工作,张传霞一直很自责。

  “如果当初没把孩子给她,她就不会被连累。”张传霞今年50岁,这位朴实的农村妇女认为,如果现在再把孩子给李征琴的话,“我内心的负担会更重”。

  但通过最近一年的相处,张传霞意识到自己与孩子的疏离。施小宝每次喊她,都喊她表姨。

  “其实喊什么不重要。”张传霞对记者说。

  对于孩子的将来,张传霞觉得,还是随孩子本人的意愿。

  在宾馆房间,施小宝低着头,站在李征琴旁边,两只手不停地抠来抠去,不肯作出选择。“我也知道他的难处,一边是我,一边是他亲妈,肯定不好选。”李征琴说。施小宝迟迟不肯开口,大人们让其用手指,指到谁就表示选择谁,但孩子仍然没有任何表示。

  李征琴于是拉着施小宝的手,往他的亲妈方向指,没想到孩子的手使劲往回缩,“这时我心里有数了”,李征琴说,“说实话,我挺高兴的,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孩子对我的感情还是没变。”

  最终,施小宝将他的选择悄悄告诉了他最信任的姐姐,小男孩的选择还是李征琴。

  “我看见表妹脸色有变化,她毕竟是亲妈,带到了6岁。”李征琴说。

  撒谎与失控暴虐

  施小宝撒谎,说没有英语作业,直到学期末老师问及,李征琴才知道,孩子整整骗了她一个学期。

  对于曾经抽打孩子,李征琴承认确实不对,“当时发现孩子说谎,一下子情绪失控。”

  去年3月31日,李征琴接到孩子的“报喜电话”,他说自己的语文考了全班第一名。看到试卷后,李征琴发现孩子撒谎。

  “他的功课都是我辅导,哪些知识点掌握,哪些不掌握,我很清楚。这次考试的知识点好多都是小宝不会的。”李征琴说,很显然,他是抄的。

  施小宝一开始不承认,直到李征琴准备给其同桌打电话,他才认错。

  李征琴最痛恨撒谎。施小宝时常会撒谎。他曾说没有英语作业,直到学期末老师问及,李征琴才知道,孩子整整骗了她一个学期。

  李征琴拿起桌上的挠痒拍,就开始打。

  “我有高血压,平时不能生气,一生气脑子就发晕。”李征琴用挠痒拍抽施小宝的腿,一边打,宝宝喊,妈妈,我下次再也不了,这样让李征琴更生气,“每次他这样说,就又多抽了几下。”

  打完后,孩子准备做作业,打开书包,李征琴看见书包里面的跳绳,情绪再次失控。

  “除非体育课,不准带跳绳到学校。”李征琴说,因为孩子顽皮,担心他不知轻重,用跳绳勒孩子,所以一再叮嘱,孩子也答应了,没想到他又撒谎。

  李征琴拿起跳绳又打。

  3天后,一组施小宝身上累累血印的照片传遍网络,发帖人称,孩子遭受到了养父母的虐待。

  微博配有9张图片,显示一佩戴红领巾的男童耳孔外有血痂,脸上有一大豆大小伤疤;脱去衣服后,男童双手手臂、背部、双腿,布满上百条长短不一的红色血印;脱去袜子后,男童右脚红肿。

  这不是施小宝第一次被打。南京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出具了相关报告,证实2014年6月,民警潘超接到施小宝学校陈老师的反映,老师发现施小宝脸上有被打造成的淤青痕迹。2014年9月,陈老师再次致电潘超,反映施小宝被李征琴殴打,造成身上受伤。

  陈老师是施小宝所在学校的德育处主任。

  潘超打电话询问李征琴是否殴打过施小宝,李征琴表示因为孩子调皮,教育的过程中打了几下。

  公诉方还提供了施小宝所在学校多位老师以及李征琴一位邻居的证言,均证实他们发现施小宝以往受伤的情况。

  李征琴对上述证据证言予以否认,她说,2014年6月和9月她没有打过小孩,也没有接到过警察的电话。

  李征琴说,她在法庭上曾要求证人出庭、要求警方提供通话记录等相关证据,法庭没有采纳。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246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