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虐童”母亲出狱之后……

2016年03月23日 07:33:34 来源: 新京报

  不打不成材?

  一位家长说,打小孩肯定是打过的,不过都是吓唬吓唬,像李征琴那样确实太过分了。

  张传霞最初看到孩子被打的照片,也很心疼,“但我知道表姐是为了孩子好。”

  张传霞说,农村都这样,她的3个孩子每个都打过,经常手边拿到什么,就用什么打。

  这就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不打不成材”、“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在大多数中国父母的观念中,打孩子跟违法犯罪从来都是两回事。杭州一家网络媒体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310位家长中,有84%承认打过孩子;同样是这310位家长,又有88%的人有被自己的父母打过的记忆。

  3月17日下午,施小宝所在学校的放学时间,很多家长前来接小孩。记者问及“南京虐童案”,家长们都知道此事。一位家长的评价得到了多数家长的认同,他说,“打小孩我们肯定都打过的,但每次都是吓唬吓唬,像她(李征琴)那样确实太过了。”

  李征琴绝对不认同自己是“恶母”,但承认对孩子要求严格。她出身在一个革命家庭,父亲是位老军人,对子女的各方面尤其是品德要求严格,膝下有8个子女,除了3个女儿外,5个儿子没少被打。“现在来看,反倒是那几个被打得最厉害的最有出息”,李征琴说。

  某种意义上,李征琴认为“虐待儿童”这样的说法对她是侮辱。她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道,虐待是心怀恶意、长时间、持续性、反复性的行为,而她对于自己的养子一次殴打够不上这些标准,即使是这次殴打,也是希望孩子能够改正说谎的毛病。

  施小宝在南京期间,李征琴给他拍下数千张照片,记录了他从一个又黑又瘦的农村小孩,变成一个调皮、自信的城市小男孩的全过程。照片上,施小宝笑逐颜开。李征琴一一介绍拍摄这些照片的故事,然后对记者说:“说我虐待小孩?我宠他还来不及呢!”

  李征琴记得施小宝最初时的老实、本分,上幼儿园时没少受小朋友欺负,但在她和丈夫细心呵护下,孩子的自信心恢复,“以致到后来调皮得有些过头了”。

  南京虐童案的二审主审法官徐聪萍对此案有自己的解读。

  她说,该案反映了社会传统教育理念与现代法治文明的碰撞,体现了家长威权主义思想与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保护理念的冲突。

  案发后,检察院作出不批捕李征琴的决定,理由是“小孩多次向检察机关表达了想见妈妈的意愿,其亲生父母也向检察机关提出了不批捕李征琴的请求。且不批准逮捕李征琴可以让小孩早日安心正常学习、生活,对恢复其身心健康有积极作用。”

  但这一决定引起轩然大波,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就公开表示反对。检方不得不再次解释:不逮捕不意味着宣告犯罪嫌疑人无罪。

  最终,李征琴因故意伤害罪,获刑六个月。

  至此,沸沸扬扬的“南京虐童案”画上句号。它成为司法保护未成年人的典型案例。“就是要让大家知道,你在家里鞭打孩子构成轻伤也是违法的。”参与此案听证的黄琼花如此评价,此前她曾担任“南京饿死女童案”陪审员。

  何去何从

  张传霞觉得孩子已不能适应农村生活,而李征琴又被剥夺了监护权,即便孩子和亲生父母同意,也难再一起生活。

  张传霞和施小宝目前住在南京浦口一套简陋的公寓房内。这间公寓房是事发之后,南京市浦口区一街道租的,为了保障施小宝正常的上学不被影响,民政部门还负责每月发放两三千元的生活费。

  张传霞从老家来安赶到南京照顾孩子。但施小宝对此仿佛并不领情,他对记者说,“这里的生活什么都不好”。

  与李征琴装修考究的大房子相比,施小宝母子寄居的这套公寓房实在简陋点。客厅里仅有的三件家具中,其中一件桌子是施小宝同学的奶奶送的,另一件茶几是张传霞花10元从拾垃圾人手中买的。

  为了省电,张传霞没有用冰箱,在客厅的一角,她铺上几个塑料袋,上面摆放米和菜。

  记者注意到,当天张传霞准备了两个土豆、一个西红柿以及两个包菜,这是母子俩当天晚餐的全部。

  张传霞介绍,自从“虐童案”事发之后,施小宝的成绩下滑得厉害,以前在班上有时还能排到前几名,现在几乎每次考试都是倒数。“我还不能问他(的成绩)”,张传霞颇为无奈地说,“每次一问,小宝都会顶回来:我不会啊,你又不会教我!”

  在亲生母亲面前,施小宝表现得叛逆、缺乏尊重,母子俩很少深入交流。“有什么心事,他从来不告诉我!”张传霞遗憾地对记者说。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施小宝口中的母亲指的还是李征琴。

  已经习惯优越城市生活的施小宝,对简陋的公寓变得挑剔,“这么长时间,他一次都没在房子里大便过,他嫌脏”。张传霞说,小宝每次大便,宁愿舍近求远去小区的会所。

  记者特意去这套公寓的厕所里看了一下,马桶确实很脏,一看很久没有洗刷过,冲水按钮也按不下去,只能接水冲洗。客厅里的电视机也是坏的,施小宝曾经想把电视机修好以打发放学后大把的空闲时间,这位10岁的小男孩找来几节铁丝做天线,遗憾的是几经努力,电视机始终没能闪出图像。

  今年4月,张传霞的房租就到期。孩子的生活费也是问题,“上个月去民政领生活费,他们说下个月就没有了,让找我表姐去。”

  张传霞觉得也没法把孩子带回农村。她说,家里盖房子欠了10几万,而且孩子也不习惯在农村生活了。

  李征琴也很为难,一方面报社让她去办离职手续;另一方面她已经被剥夺监护权,即便孩子和其父母愿意让施小宝和她重新生活,也很难跨过法律门槛。

  3月18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见到了施小宝。10岁的小男孩表现得敏感、寡言,但和记者玩熟之后,很快便显现出调皮、好动的一面,他使劲挥动乒乓球拍,像打羽毛球一样打乒乓球。

  记者问,“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一点也不喜欢。”

  “你恨你妈妈吗?”

  “不恨。她都是为我好。”

  “你将来想做什么?”

  “当宇航员。”(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南京报道)

   上一页 1 2 3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246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