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教育·思考:教师“铁饭碗”能打破吗?

2016年03月28日 07:24:1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谁执行?

  ——明确辞退教师权力主体

  辞退教师需要有执行主体。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张彩云通过国际比较发现,世界各国由于教育管理体制不同,辞退教师的权力主体也有很大不同。一般来说,校长在辞退教师上具有较大权力,在53.5%的国家中,校长都有权力辞退教师。大多数国家辞退教师的权力一般由校长、校委会和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等多种主体共同拥有。

  目前,我国辞退教师的权力主体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有的地方,学校校长可以直接解聘教师。有的地方,学校只有评价考核教师的权力,通过评价考核提出哪些老师不合格,无权直接辞退教师,是否辞退要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决定。

  张彩云在调查中还发现,教师退出制度实施的最大障碍在于教师管理体制。我国教师的管理包括多方权力主体,教师的编制、工资等由人事部门负责,教师的培训和专业发展由教师业务部门负责。不同管理部门各行其政,往往缺乏沟通和衔接,这给教师退出机制的实施带来了很多困扰。因此,必须明确教师退出的权力主体,包括谁来评价(判定教师的合格与否),谁来补救,谁来听证,谁最后决定等一系列权力分配问题。

  如何降低改革风险与阻力

  在解聘教师的过程当中,必须保障教师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如果受到侵犯,必须有法律救济的途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教师法》、《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等的规定,教师与校方发生的包括教师聘任在内的法律争议,目前是不能通过诉讼方式来解决的。

  这也意味着,教师被解聘以后只能采用行政申诉和人事仲裁的方式来获得法律救济,并不能进入司法程序来获得相应的保护。即使是行政申诉和人事仲裁这两种教师可采用的法律救济方式,也因为各种影响,在现实当中也没有充分有效的实施。

  为保障教师聘任制能够真正贯彻落实,防止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教师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笔者建议:国家应进一步完善并落实教师解聘后的行政申诉和人事仲裁制度,并修改或增加《教师法》当中关于法律责任的条款,将教师的行政处分包括聘任争议纳入民事诉讼的范围,使得教师的合法权益能够通过法律诉讼渠道来获得最终的保护。

  由于教师不合格的类型是不一样的,对于经考核不合格的教师,不能一刀切地全部一退了之,而要根据不同情况分类处置。比如,对于曾为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作出了巨大贡献的民转公教师,对他们不加补偿地退出是不公平的。对这部分教师可以采取提前退休、转岗或者买断等方式退出教师岗位。除了这部分民转公的老教师,对其他不合格的教师也要分类处理,比如对教学不胜任的教师可以采取一些培训学习等补救措施,促进他们业务能力的提升。而对诸如严重违反党纪国法或者师德失范的老师,必须坚决采取一票否决制,把他们清理出教师队伍。

  只有建构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把教师由“单位人”变成“社会人”,确保教师从岗位上退出后的基本社会保障,才能化解教师退出后所遇到的一系列难题。

  为了使教师退出渠道更顺畅,笔者建议必须建立和完善教师退出后的社会保障制度。这其中包括退出教师的补偿机制、人事档案管理制度、培训再就业制度、社会救济保障制度等等,以尽量减少教师退出后的后顾之忧,防止对社会造成负面效应,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杨卫安 作者为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上一页 1 2 3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39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