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出国党"要分战:本属"地下活动"逐渐"光明正大"

2016年04月11日 07:07:4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原则下的方便”还是“不近人情”

  作为当事一方的高校教师,自然也感受到了出国要分现象正愈演愈烈。东北地区某211大学理工类专业教师陈冲坦言,“有时候老师们聚在一起,会抱怨现在的学生太浮躁。”但面对这些年轻人直白的诉求,多数老师的情绪却很复杂:反感、理解,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在北京一所重点大学传播学专业教授白艳红的印象里,平均每门课她大约会收到2到3封要分的邮件。这些来要分的同学基本都把目标明确锁定在了90分以上,也就是教务处核算分数时的“满分绩点段”。

  白艳红有时会给予“原则下的方便”:有学生得了89分,平时课堂表现不错,她就帮着提到90分。“很有可能加1分他就出去了。学生出国,对自己还有父母来说机会成本都不小,挺辛苦的。”但白艳红有自己的底线:向上浮动,最多不超过2分。

  但白艳红困惑的是,一些明明凭借自己的能力就可以获得高分的学生,却仍然依赖于和老师的临时沟通。“其实出国的第一步就是建立对自己的肯定,这群孩子总是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找老师求情,他们出国以后真的能够享受学习带给他们的乐趣吗?”

  陈冲一直扮演着“不近人情”的角色,因此,找他的学生越来越少。在陈冲眼里,分数高低靠的只有学生自己,老师并不起决定作用。“很多人抱怨出国压力大,但难道不应该是有多大的能耐才做多少的事情吗?”

  “学生总会说我这门课对于他出国而言生死攸关,但一般来说,如果我的课成绩不好,他别的课成绩也都一般。”陈冲说。

  为了避免直面学生的纠结和尴尬,有些老师干脆把准备工作做到了前面。在山东某985大学担任副教授的李晖,近3年摸索出一套应对办法:到某个班任教的第一天,李晖就会给同学们拉一个微信群。每次考完试后,李晖除了会在群里公布一下考试的给分要点,还会加上一句话——“任何学生不得以任何形式向老师要分”。

  李晖反感要分行为,源于自己内心的价值观。“我也出过国,了解这其中的艰辛和不易,但同时会觉得这打破了公平竞争的规则。”李晖表示,“学生本该是一尘不染的,我不希望他们过早世俗化,不应该让人情模糊了规则的界限。”

  大学的“分数”客观吗

  对于要分破坏规则的指责,“出国党”自然不认同。

  “本人不是想不劳而获,只不过想让老师在打算给88、89分时,能尽量打90罢了。”一名读商科的本科生在知乎上提问:有什么让大学老师给分上90的技巧?

  他说,自己很多门课都是87到89分,按照美国绩点算法,他很可能因为与90分相差一二分的“毫厘”被理想的学校“拒之千里”。

  这名学生坦言,其所在专业有很多“水课”,挂科难,但是上90分也很难,“‘水课’的分不一定是跟努力程度完全正相关的。”

  这个本科生说出了很多“同行者”的心声,在大学,尤其是文科专业,分数都有一定的“主观性”:老师对于一二分的权衡比较随意。

  白艳红老师表示,在她的学校里,学校对学生的成绩分布有着严格的要求:优秀(90分及以上)率在每门考试中不能超过学生总数的20%,不及格率控制在5%左右。“可以说优秀率相比不及格率是一个更加严格把控的标准,这个统计指标限制了最好和最差的两部分学生的比例,把大部分学生的成绩段都集中在了80分到89分之间。”白老师说。

  “学校的分数比例为老师们提供参考,但在实际操作中灵活性比较强。”虽然如此,但李晖不认同“分数随意论”的说法。她表示,分数是根据学生的答题情况,包括要点是否完整、观点是否清晰、字迹工整与否等综合给出的。

  同时,要来的虚高分数,也会引来另外的问题。新东方前途出国留学中介美国组的老师表示,美国各个大学根据历年申请人的情况会对中国各所学校进行一个排名和统计,如果某位学生的分数与该校的普遍情况出入较大,学校也会产生疑虑,并且将安排面试。(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受访学生和高校教师均为化名)

   上一页 1 2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81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