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2016年04月15日 08:35:3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上面说的都是男人绝交的故事,如果友谊的小船上,坐着的是两个女人,又会怎么样?

  跟男人相比,女人之间似乎更难建立长久的友谊,在层出不穷的宫斗戏中,女人之间的联盟是短暂与变幻的。在男权社会中,女人一切以男人为中心,能够守住自己的男人,就是最大的胜利,所以宫斗戏中,两个宠妃是无法真正做闺蜜的,一个宠妃跟一个怨妃也是无法做闺蜜的,一般的闺蜜组合是:怨妃-怨妃。

  《九州春秋》中记载了一个可怕的阴谋:“司隶冯方女,国色也,避乱扬州,术登城见而悦之,遂纳焉,甚爱幸。诸妇害其宠,语之曰:‘将军贵人有志节,当时时涕泣忧愁,必长见敬重。’冯氏以为然,后见术辄垂涕,术以有心志,益哀之。诸妇人因共绞杀,悬之厕梁,术诚以为不得志而死,乃厚加殡敛。”说的是东汉末年,大军阀袁术得到一个绝色美女冯氏,非常喜爱,后宫的其他女人自然妒忌,忽悠冯氏说:袁术最尊敬有志向有节操的人,你应当时时涕泣忧愁,一定特别受他敬重。这个冯氏看来是胸大无脑之辈,居然相信了,以为其他女人是她朋友,为了她好。于是她果然见到袁术就哭泣,袁术认为她胸怀大志,更加垂怜她。然后有一天,一群坏女人把冯氏给绞死了,吊在厕所的梁上。袁术那个伤心啊,但他认为冯氏平常总是哭,应该有严重的抑郁症,是因为郁郁不得志而自杀,没想到自己和冯氏,都被装进了一个精心设置的陷阱。

  冯氏傻就傻在不明白这个道理:女人间只要有竞争关系,就没法做朋友。在今天的语境中,闺蜜则成了潜在的竞争者。很多天真无邪的女孩子都遭遇过这样的友谊小船之翻沉模式:好好的闺中密友,一旦有了男朋友,立刻拉开了距离,有的干脆断了交往,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有部韩国喜剧电影叫《女朋友们》,讲述一个花心男子,同时脚踏三只船,与三个姑娘恋爱,突然,这三个姑娘凑到一块了,在彼此争夺爱情的过程中,三个女人渐渐成为好友。这是一个离奇故事。用导演姜锡范的话来说,不要将这部影片单纯看作一部女性电影,更非女权电影,“浪漫也可以用荒诞来诠释。”对的,荒诞。

  跟男人的友谊相比,女人之间的友谊,更加敏感与微妙,两个大美女无法做朋友,两个大丑女也无法做朋友,像《女朋友们》电影里三个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的大美女,更加无法做朋友。她们的友谊往往建构在一种反复比较下才达成的均衡状态之中,两人之间要有一定差距,让优势一方确定心理优势,但又不能差得太远,差到一个瞧不起另外一个的距离。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对女人之间的这种关系,进行过细致描摹:

  “范小姐发现心里有秘密,跟喉咙里有咳嗽一样的痒得难熬。要人知道自己有个秘密,而不让人知道是个什么秘密,等他们问,要他们猜,这是人性的虚荣。范小姐就缺少这样一个切切私语的盘问者。她跟孙小姐是同房,照例不会要好,她好好地一个人住一间大屋子,平空给孙小姐分去一半。假如孙小姐漂亮阔绰,也许可以原谅,偏偏又只是那么平常的女孩子。”

  在《围城》后半部分,方鸿渐娶了孙柔嘉,新婚夫妻回家,也是颇有趣味。方家老二老三先结了婚,二奶奶三奶奶同处一个屋檐下,自然频频明争暗斗,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但孙柔嘉来了,二奶奶与三奶奶之间突然友谊爆发了,因为孙柔嘉家庭条件不错,自己又读过大学,而二奶奶三奶奶家境平常,还只上过中学,她俩在羡慕妒忌恨中,结成了同盟,书上是这么写的:“二人旧嫌尽释,亲热得有如结义姐妹(因为亲生姐妹倒彼此妒忌的),孙柔嘉做梦也没想到她做了妯娌间的和平使者。”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晓宇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88977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