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2016年04月15日 08:35:3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第三种组合来了:如果友谊的小船上,坐着一男一女,又是什么情形?

  很多人认为不会有这样的小船,法国大文豪雨果就下过判断:“男人和女人之间是不存在友谊的。”但其实是应该有的,且不说金岳霖与林徽因,就说宋代文豪柳永,就跟很多女性结下了深厚友谊。

  柳永年轻时,一直想通过科举考试谋取功名,但是屡试不第,就作艳词聊以自遣,后来宋仁宗当皇帝了,仁宗是个出了名的宽厚皇帝,柳永以为机会来了,再次参加考试,但仁宗也对柳永好作艳词不满,及进士放榜时,仁宗就引用柳永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说:“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遂刻意划去柳永之名。也有一说,有人特意向仁宗推荐柳永,仁宗回复“且去填词”。自此后柳永不得志,遂出入娼馆酒楼,自号“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断了做官之心后,柳永就很投入地做一个流行歌曲的创作者了。在宋代,歌伎以歌舞表演为生,竞争很激烈,所以当时舞蹈老师和词曲作者非常受欢迎,何况是艳词第一高手柳永。于是歌伎们纷纷跟柳永交朋友,柳永也因此找到了谋生之法。他教坊乐工和歌伎填词,供她们在酒肆歌楼里演唱,常常会得到她们的经济资助,不至于有衣食之虞。

  同是天涯沦落人,自然能坐上友谊的小船。在留传于世的柳词中,涉及歌伎情感方面的有150多首,歌伎成了柳永词的演唱者和主要歌咏对象,也因此奠定了他的文学地位。柳永与歌伎们的友谊,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据传,柳永晚年穷愁潦倒,死时一贫如洗,无亲人祭奠。歌伎念他的才学和痴情,凑钱将其安葬。每年清明节,又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这种风俗一直持续到宋室南渡。

  当然,我们能够想象,柳永与众多歌伎之间,并非全部是友谊,也有爱情,换句话说,这群与柳大文豪交往的歌伎中,既有女性朋友,也有女朋友。   

  “女朋友”与“女性朋友”,一字之差,却始终被很刻意地强调。“知乎”上有一个问答,“女朋友和女性朋友的区别是什么?”比较平庸的回答是:女朋友是自己的,女性朋友是别人的。一个很高冷的回答是:“中国人取名字有一个习惯,缺什么,一定要在名字里面补,五行圆满才行”意思是:与女性朋友没有性。

  唐朝美貌才女鱼玄机,是大诗人温庭筠的女性朋友。她十一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两人吟诗作对,关系微妙。温庭筠才华横溢,人也风流,喜欢和歌女厮混。鱼玄机应该是对他深情无限的,但是他跟她之间,始终小心翼翼,最终给鱼玄机和已有妻室的李亿做了媒,也因此埋下了鱼玄机的人生悲剧。

  温庭筠为什么没有把鱼玄机从女性朋友变成女朋友呢?后人分析,或许是他自卑,他相貌极丑,时人因称之“温钟馗”。这似乎也说明了一个道理:一方极丑,是能够维持男女之间的友谊的。也有人分析,温庭筠想维系这份男女友谊,或者说享受这种暧昧的感觉,不愿意跟红颜知己上床。

  “跟红颜知己上床”,被称为当今几大傻之一,友谊的小船,碰到一张大床,绝对翻个底朝天。当年也是。唐朝有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叫步非烟,是武公业的爱妾,丈夫很爱她,她过得也还不错。但丈夫公务繁忙,常常不在家,步非烟又是个文艺女青年。唐朝比较开放,步非烟跟隔壁邻居赵象认识了。赵象是个文艺男青年,两人成了笔友,彼此以诗文相赠,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如果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笔友关系,倒也没事,但两人日久生情,终于私通,赵象与红颜知己上了床。

  一年之后,事情败露了,原因是:步非烟曾经因小过错鞭打了一个婢女,结果这婢女向武公业告状了。丈夫大怒,逼问步非烟,后者坚决不说,丈夫盛怒之下,将步非烟绑在柱子上鞭打,步非烟仍然不说,结果被活活打死了。

  友谊与爱情,确实很容易发生转变,而这种转变的结果又往往是不可预料的。当然也有一些高手,处理此类问题时游刃有余,比如有的奇女子,能够把追求自己但自己看不上的男子,全部变成男性朋友,还有一些奇男子,能够把分手了的女友,全部变成妹妹,在女朋友与女性朋友之间,硬生生而又无比高明地增添一个新型男女关系:非血缘关系的妹妹。这些“妹妹”是无奈又不舍的,这种酸楚全在歌中唱出来了:“是否每一位你身边的女子/最后都成为你的妹妹/她的心碎 我的心碎/是否都是你呀你收集的伤悲……”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晓宇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88977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