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95后生意经:赚钱也要赚得酷炫

2016年05月16日 10:13:59 来源: 中国青年报

    “随时开始,随时结束”

    “见过开一个月就关的餐厅,也见过半个月就倒的奶茶铺,有时候招牌上‘学生创业’的新漆都还没有干,学生老板就已经换了一拨儿。其实大家都比较随意吧。就好像是我们出去旅行,甚至会不买回来的车票。他们打算赚钱的时候,也是同样。”“起起落落”的校园商业故事,旁观者邢一已经习以为常。

    “24小时通宵自习吧、学院路中心地段、50元平价西餐,2000元成为分红股东”。陈爽说:“看到这个微信文案,心里长草了。”

    在签下餐厅众筹合同的前一刻,陈爽觉得好像应该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我这里有一个餐厅的项目,挺好的,我告诉你我要投2000块钱啦。”挂了电话,正当陈爽得意万分地把自己的私房钱用支付宝转账给餐厅创始人的时候,手机短信提示音传来了“您的账户中已存入人民币2000元”,这是陈爽妈妈打来的。

    陈爽在正式成为股东的那天,定下一个宏愿:希望自己可以通过股东竞选,进入他们的管理团队。三个月后,陈爽几乎忘记了自己这个“股东身份”的存在。今年春节,妈妈问起陈爽入股的分红如何,陈爽突然惊觉“我是该去盯一盯了”。

    陈爽说:“我现在做的,都是赚钱练习。投进去的就是赔得起的。任何项目,都可以随时开始,随时结束,玩玩而已。”

    同样的心态,让刚上大二的王中麒亏掉了自己辛苦积攒的1万元“家当”。

    “1万元的创意文具,还在我宿舍里堆着,几乎成了废品。”虽然他想过晚一年再开始,但是当自己的三人团队注册了一个“科技有限公司”之后,就“根本停不下来了”。对于王中麒而言,判断何时开始一个商业项目的唯一标准就是“感觉要开始了”。

    “要不是我对这些化妆品本身也有需求,我就不做代购了。”说起自己红火的代购生意,赵旸旸的评价就是“随时可以关张的小铺子,全看心情”。

    现在已经赚了不少大钱的“农场主”明明也早在几年前,就把自己经营得蒸蒸日上的微博号卖掉了。说到原因,明明很洒脱:“因为不再喜欢了,太累、太零散。”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就是在以赚钱的名义热闹花钱。”王中麒对自己的评价很犀利。(文中人物为化名)(杨书源)

    

   上一页 1 2  

【纠错】 [责任编辑: 孙多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89856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