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劳动者·缩影:小红车修理工严松一天的工作数据

2016年05月02日 09:35:44 来源: 钱江晚报

  午饭没有个固定地点

  能回到“大本营”吃很满足

  因为下午还要跑景区,中午11点多,老严又赶回青少年宫服务点“大本营”。

  这两天,气温比较高,一上午跑下来,老严的深蓝色工作外套已经透着一股汗味。他拿起水壶,咕咚咕咚几大口,一脸满足。

  午饭很简单,盒饭。“平时都是做到哪吃到哪,没有固定的时间地点。有时刚吃了没几口,就接到电话又有车要赶着修了。”老严说,能回到“大本营”吃午饭,相当知足。

  休息了10分钟,他再将水壶装满扔进车篮,工具箱里“补货”两个踏脚、一个内胎,又出发了。

  从青少年宫出发一直到上天竺,这是老严下午要跑的线路,来回有40多公里。用老严的话说“累并快乐着”,因为虽然每天都走同一条路线,但沿途的景,每一天都不同。

  到了“平湖秋月”租赁点,车刚停稳,眼睛一扫,就马上辨别出一辆有问题的车辆——车子轮胎瘪了。

  除了维修,老严还要为车进行保养,他一边拧着扳手,一边说:“这车和人一样都需要保养,松了或紧了,非但不好骑,也容易坏。”

  修完车,老严摘下帽子,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憨憨地笑道:“今天真热。”老严说,天越热,车子的问题也会越多,因为气温一高,补过的轮胎容易脱胶。

  旺季中的旺季到了

  这个月会比平时更忙

  老严骑上电瓶车,又赶往下一个租赁点,经过身旁的环卫工大姐,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跑了那么多年,景区的保安、环卫工人们,大家都是熟面孔了。

  八九个租赁点跑下来,已经下午3点多了,相比市中心,景区提前进入租还车高峰。

  中午重新装满的水壶,还原封不动地躺在车篮里。在木兰山茶园租赁点,车都被骑走了,只剩下老严手中在修的一辆,一个踏脚没了,他抓紧更换,因为旁边有一年轻姑娘早盯上了这辆车,等着租。

  看着姑娘骑走最后一辆车,老严终于能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喘口气了。

  一天下来,老严的双手从褶皱到指甲缝都挤满了油泥,他尴尬地搓了搓手:“时间长了,洗也洗不掉了。”

  老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点上一根,狠狠地抽了一口:“这个月会更忙。”

  这倒不是抱怨,老严说的是事实。据统计,2015年杭州公共自行车总租借次数是1.1446亿人次,租借次数最多的月份,就是5月,租用量为1165万人次。

  除了修车还“兼职”指路

  老严打算向女儿学英语

  当然,老严也有尴尬的时候。

  租车的人多了,老严每天除了要给车子维修、保养外,还要“兼职”指路、讲解工作,尤其是在景区,“不同于市区,大多数都是杭州人在租车,熟门熟路,不少外地游客都不熟悉,所以很多时候还要告诉他们怎么租。”

  当然,还会遇上老外,可是老严不会英语,很多时候只能比划。性格腼腆的老严,偶尔也有幽默的一面,“好尴尬呀!”老严的嘴里,突然冒出一句“小岳岳”的招牌口头禅。

  玩笑归玩笑,老严也考虑过,老这么“糊弄”也不是长久之计,“看来是得让我女儿教我几句,她在读大学,就是怕我这年纪,一点英语基础都没,学起来难。”

  傍晚6点多,景区的游客人流渐渐退去,老严又回到了青少年宫租赁点,一口气将水壶里的水喝完,收拾完工具箱准备下班。

  老严说,虽然这工作挺累,但看着杭州的公共自行车一天天变化、成长,心里也高兴。

   上一页 1 2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498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