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为雪域儿童救治病症的援藏医生:孩子们的笑脸留住我

2016年05月03日 16:50:07 来源: 北京晚报

    

    4岁小女孩强珍出院时向侯文英说:“安吉拉,拜拜!”

    侯文英送一位藏族小患者康复出院。

    人物档案

    侯文英:首都儿研所附属儿童医院外科主任医师

    47岁,1992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2007年到首都儿研所附属儿童医院任职。

    侯文英从2014年开始,她作为援藏医生,开始了为时一年的援藏工作。一年光景,她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在返回北京后的第12天,她再次报名,加入了北京第七批第三期援藏队伍,毅然返回了拉萨。对于侯文英来说,在拉萨当了两年医生,最不舍的,是孩子们纯真的笑容。

    难

    医院新设备

    这里不会使

    2014年8月4日,侯文英作为首都儿研所的援藏医生,第一次到了西藏。她所支援的医院,是拉萨市堆龙德庆县医院。出发之前,侯大夫做了不少准备,但首次来到海拔3500米以上的地方,面对的是比高原反应更要命的事。侯大夫说,比高原反应让她更着急的是在高原上推广儿科微创手术技术,但实际情况是,她所去的地方,医疗水平落后,别说是儿科微创了,就连专门的儿童医院都没有。

    来到县医院,侯大夫对医院的整体印象还不错。从硬件上来说,医疗条件比想象中好不少,虽然是县医院,麻醉机、呼吸机这样的设备都能看到。但很快侯大夫发现,这些设备基本都是处于闲置状态,县医院的医生很少有能熟练操作这些设备的,而医院所有的病患都是成年人,对于儿童就医,还处于不敢接手的状态。

    急

    孩子们的病

    耽误不得

    堆龙德庆县下辖六个乡。第一次下乡巡诊,发生在侯文英进藏后的第三个月。这次翻山越岭的经历,让侯大夫有不少感悟。用她自己的话说,当地与内地的医疗水平,就像两个脱节的齿轮,要拉近它们的距离,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德庆乡的乡医院,很多患儿都集中等待侯大夫来诊治。“您的孩子患有先天性髋关节脱位。”这句话被无数次翻译成藏语给家长们听。这种病状在西藏的病发率高于其他地方,侯文英判断,这可能与当地牧区家长背孩子的方式有关。“他们一般是用绳子将孩子捆在背上,孩子的两条腿长时间处于叉开的状态。”

    让侯文英更着急的是,这种能够矫正的病症,家长都认为是无可挽回的,以至于很多孩子到了挺大年龄,走路跛脚,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牧区的村子和咱们这里不一样,两户之间可能隔着一座山。”侯文英说,正是因为这样,牧民们眼前的医疗机构,只有村卫生院,如果乡村一级的医生判定这是不治之症,家属会深信不疑。“比起培养大医院的医疗人才,多培养乡村医生更为关键,他们对于病情的判断至关重要。”

    发现病症后,想带患病的孩子去大医院治病也不易。那一次下乡,听了侯大夫建议,带孩子到县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查的家长只有三四人,最终来北京治病的,只有两个孩子。尽管如此,侯文英还是觉得这是一个进步。“有这样一两个成功的例子,让当地人自己看到医学的神奇,情况会大不一样。”

    喜

    回京12天

    又回拉萨

    2015年8月7日,侯文英返回北京,那时县医院的儿科算是刚刚起步。她说,就在离开西藏的前几天,还在想着终于要回家了,但到了飞机场的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这一年的经历,已经让她深深爱上这片土地,说离开有太多不舍。

    在堆龙德庆县医院,强央曲珍大夫不仅是侯文英的同事,更是她的“闺蜜”。说来也巧,强央曲珍也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别看比侯文英晚了好几届,在学校素未谋面,但性格纯朴的强央曲珍还是把侯文英当做师姐、朋友来看待。跟强央曲珍走得近,侯文英也很快融入了当地的生活。“到一个地方工作,和完全融入一个地方的生活是两个概念,当你把整个人都融入西藏后,你会觉得这里也是你的家,改变家乡面貌的心情会更加强烈。”

    回到北京后,侯文英得到消息,北京对口援藏第七批第三期的队伍即将出发,其中包括一支15人来自北京各三甲医院的医疗队,于是侯文英义无反顾地又报了名。就这样,她仅在北京停留了12天,便再次入藏,这次她所到的医院是拉萨市人民医院。高兴的是,拉萨市人民医院有儿科,工作展开得会更顺利。遗憾的是,医院儿科微创手术仍然是零例,能否开启这个先例是个未知数。

    高

    微创救活重病女童

    “安吉拉,拜拜!”这句话出自当地一个4岁的小姑娘,这是让侯文英最难忘的一句告别语。“安吉拉”在藏语中是医生的意思,而在英语中则是天使,这种巧合在侯文英听起来非常美妙。

    事情发生在今年3月,4岁患儿强珍被送到了医院。侯文英一大早刚进医院,藏族大夫们就来找她,医生们已经经过一夜的治疗、抢救,孩子的病症依旧不见好转,情况十分危急。强珍最初的症状是肚子疼、呕吐,因为最初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病情有所加重,再加上呕吐物倒吸等情况,孩子的身体内环境已经极度紊乱。侯文英见到孩子时,小姑娘几乎是半昏迷状态,就连孩子的家长也准备放弃治疗了。

    毕竟是有着20年从医经验的资深医生,侯文英给孩子重新做了检查,并向身边的医生们了解了前期治疗情况。她通过加强抗感染、增加营养支撑、调节身体内环境等办法,一个月后,强珍“起死回生”。离院的时候,强珍身上的微创手术创口也即将完全愈合,强珍用“安吉拉拜拜”一句简单的话向侯文英告别。

    “藏族孩子和家长那种天真的笑容,不掺杂任何假意,我真的忘不了!”比起侯文英,当地医生们最难忘的,还是侯大夫带来的微创手术效果。

    教

    40台手术现场指导

    上周,北京晚报记者赶到拉萨市人民医院,见到了侯文英大夫。她正在和其他藏族医生一起,到病房查看患儿们的病情。“丹增措姆,你几岁啦?长这么高了?”所有眉头不展的藏族患儿,侯文英几句简单的问话,都能让他们乐起来。而周边的藏族医生,都亲切地称侯文英为老师,围着她问这问那,学术气氛非常浓。

    “这都是老师的功劳,没有老师,我们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普布罗杰医生对侯文英十分尊敬。在侯文英面前,他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探讨手术方法的机会。侯文英说,普布罗杰医生其实并非新学徒,他已经独立完成了40余台儿童微创手术,在自治区数一数二。

    这一年中,在侯文英的努力下,拉萨市人民医院的儿科微创手术终于有了很大发展。目前已经有了40多台成功的手术案例,其中侯文英亲自上阵的手术并不多。多数情况下她只是在一旁指导,遇到学生有难处,才亲自上阵,只要是过了难点,又立刻把手术用具交还给学生。侯文英说,来支援西藏的医疗,并不是看自己能做什么,而是要让当地的医生都能独立来做,现在即便自己回到北京,拉萨市人民医院的一些医生已经可以独立完成儿科微创手术,他们能把这种医疗技术传承下去,她自己的任务才算真的完成。记者 景一鸣 实习生 陈圣禹 文并摄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晓宇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8953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