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全程见证大师修复国家一级文物:我在瞻园修文物

2016年05月06日 14:23:48 来源: 扬子晚报

    瞻园,南京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古典园林。游客穿梭庭院间,不会察觉一扇寻常木门的背后,是南京市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的文物修复实验室。45岁的李玮和他的“90后”团队,正在修复国家一级文物——“吴煦档案”。通过一件件糟朽不堪的文书信札,向这位亲历太平天国运动的清末高官,追问历史的细节。

    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余热未消,扬子晚报再为您讲一个《我在瞻园修文物》的故事。

一份吴煦档案修复前后的对比。

    从一部神奇的纪录片说起.....

    《我在故宫修文物》刷屏

    评分高过《琅琊榜》《舌尖》

    一部神奇的国产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最近一直在被热议,这部三集的作品,没有明星大腕,没有特效传奇,讲述的是一群能工巧匠在故宫修文物的故事,豆瓣评分高达9.4,比《舌尖上的中国》还要高,超过热播剧《琅琊榜》,故宫里这群文物修复师,一辈子兢兢业业,精心维护着传世古董,让很多观众为之动容。

    这部纪录片是配合故宫博物院90周年院庆而拍摄的,故宫出场地,也提供被拍摄者和题材。片子讲述了一群文物修复师的故事,摄制组连导演一共5人,光筹备就用了5年,两位导演光调查资料,就写了10万字,最终连拍带剪7个月,每集50分钟,总投资150万元。观众可以通过镜头近距离观赏故宫的稀世珍宝,而且见证了破碎的文物,经由心灵手巧的修复师,经过繁琐、枯燥、漫长的修复后焕然一新的过程。修复师日复一日的雷同工作,重现文物的风采。其中不少细节很有意思,修复青铜器的师傅称:“调不出来正确的颜色,一个礼拜都调不出来,难受死了。”

    还有一位女师傅,花了十年时间临摹出一幅《清明上河图》,片中将她年轻时的照片与现在的照片对比,一生贡献给文物修复的画面让人震撼。师傅在教徒弟时,第一句话就是:只有耐下性子,才能做好文物修复工作。

    片子的旁白里说:“现代中国需要‘工匠精神’。”这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原来我们身边还有这样的人,真的一辈子只干一件事儿。”

    南京的文物修复大师

    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最后一代“拜过师傅”的修复师

    李玮在瞻园从事文物修复已经25年了。文献档案修复,最需要的是这种“坐得住”。他现在是文保所文保部主任、副研究馆员。和目前年轻一辈修复师出自大专院校不同,李玮是通过专业培训班走上这条路的。他也是南京博物馆的文物修复师里最后一代“拜过师傅”的人。再往后,这个行当里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师徒关系了。

    “我的老师叫宋骏,今年已经90多岁了。他是很老派的一个人,方方面面都讲究规矩。”李玮说,当年拜师宴、选徒这些程序都没少,一旦师傅收下,要求近乎苛刻。“传统的老师教你手艺不是耳提面命,而是很少说话,暗中观察你,偶尔提点几句,句句命中要害。”李玮还记得,有时遇上一个技术难点,老师能半天不说话,香烟一根接一根地坐在那里冥想。待问题解决一切豁然开朗时,又会把李玮唤去下盘象棋,作为枯坐一天后的放松。

    修复“网红剁手俑”的是个90后

    目前李玮所带的团队是3个“90后”:巫骁、秦逸晗、周娴婷。他们都是南京艺术学院的毕业生,刚刚参加工作2到3年。这两年由于博物馆文物修复的需求量不断增长,年轻一代已经大量入行。他们不拜师也不是学徒,与李玮之间更像是一种上下级或前辈后辈的关系。“传统师徒有它的好处,但也会导致徒弟恪守陈规,现在这种新的传承方式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个缺点。”

    还记得去年“双十一”时红遍网络的吗?这件因木手腐烂而被网友演绎为“过度网购自砍双手”的陪葬俑,现展出于南京六朝博物馆,就是这3人中的巫骁修复的。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3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