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全程见证大师修复国家一级文物:我在瞻园修文物

2016年05月06日 14:23:48 来源: 扬子晚报

    正忙着修复国家一级文物——吴煦档案

    他们最近在忙啥?

    和博物馆站陈的器物类文物不同,“吴煦档案”相对鲜为人知。它之所以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在于其重要的史料价值。

    吴煦是清朝二品大员。他几乎全程见证、亲历了太平天国运动。太平军定都南京那年,吴煦在金坛办理团练镇压运动,后又与上海租界的西方列强合作组建军队,镇压太平军、小刀会等民间起义,并与李鸿章有密切往来。最后,吴煦反而因为贪污被革职查办。吴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收集,包括同僚往来公文,甚至连请客吃饭的食谱、报销发票的单据,几乎无所不收。这些档案资料,就成为学界所称的“吴煦档案”,实际数量包括有43包档案、650余册线装书籍以及约1500余件清代名人函札、参考史料等,共计数万件。

    李玮介绍,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档案中现状较好的,已经由太平天国史学泰斗罗尔纲先生编辑出版了一套《吴煦档案史料选编》。但剩下的20000件破损最严重的,在当年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动。2014年,国家文物局立项拨款,在论证技术成熟的基础上,于今年启动这些古文献的大规模修复。李玮是文保所该项目负责人。他估算,到2019年,可以完成10000余件的修复工作。

    看看他们的绝技!

    文物重地三道大门把关,监控全方位拍摄

    5月4日下午,记者跟随李玮推开那扇秘不示人的木门,这也是南京市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成立以来,首次向媒体展示文物库房与修复实验室。木门之后还有3道把关的大门,“我们一举一动都会被监控拍下。”李玮指着四周墙角上的探头说。

    文物库房在二楼,记者只被获许进入最外侧的整理室。由巫骁进入库房提取了一件吴煦档案的文书装在函匣中,详细填写登记表后,再带回三楼的实验室。李玮介绍,库房里,这些纸质文物均存放在恒温恒湿的电子保护柜中。

    李玮笑言,正因为人员管理严格,所以修复工作一般不提倡加班的。“最好是到点走人、全场清空,加班必须打报告申请,只有在筹办展览等时间紧急情况下才会需要。”

    盯着密密麻麻的虫卵蝇粪清理,直到“倒胃口”

    修复实验室是一个几十平方米的房间,有修复台、绘图台、制浆槽,以及各类电子仪器、手工用具。而对于一件刚刚从库房提取的文献档案,这些工具还暂时用不上。首要做的是最基本的清理——将纸张中残存的大量虫卵蝇粪一点点清理干净。

    向记者演示的是吴煦档案中一件类似“奏折”样的文书,它本可以横向伸展开,正因为纸张中淤积大量虫卵和蝇粪以及其他病害情况,将“奏折”各页纸张粘合成块。

    巫骁熟练地拿起一个专用书页分割工具,将黏连在一起的纸张一点点拨开。有时将粘连在一起的两张纸打开后就会发现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卵和蝇粪黏在上面,必须用棉签一点点刮掉。不一会,衬纸上就落下一堆“黑沙”。这项考验心理素质的工作,李玮有时安排团队中的两个女生去做,有意锻炼她们的胆量。“遇上虫害比较严重的,一刮就是一整天,下班吃饭都没胃口了。”秦逸晗说。

    光着手触摸纸张,才能体会每种材质的差异

    李玮身上也有“老派修复师”的印记。例如他会要求3个年轻人,在不影响文物本体的情况下,光着手触摸纸张原件,以感受每种纸张材质的不同。“因为你修补这些破损的文献必须要用和他材质相同的材料,各种纸张材质有什么特点、怎么区分,有时是靠手感去积累经验的。如果你戴上手套,就无法感知这点。”

    再比如,动手修复一张档案文件时,要先记录纸张各个位置的破损的情况。通常的做法是拍照然后通过电脑里绘制出病害图。但李玮却要求年轻人依照原件,手工描摹绘制,将破损情况一点点描出来。“我始终觉得,对着原件自己画一遍,哪边需要修复就全部进入脑海中,对下一步的修补会更有效。”

    李玮告诉记者,这件“奏折”要修复完成至少需要1个月的时间。完整的过程包括:现状调查、手工画图,去污(包括虫卵),用同类型、颜色可识别的材料修补,文献整理,装帧,以及后续的养护。

    在记者采访的一个下午,李玮和他的团队仅仅完成了去污中的去虫卵蝇粪,原来粘合在一起结成块状的“奏折”,可以一页一页顺利展开。“纸质文物的修复不能赶时间,因为投机取巧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比如你清理不干净,下一步就不能进行。”(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

   上一页 1 2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3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