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15岁童工之死:每天工作10小时 曾是“尖子生”

2016年05月09日 07:15:51 来源: 新京报

王宁攀(中)在QQ空间晒出的与朋友的合影。

  3月26日,王宁攀在网上晒出了自己所工作车间的照片。4月10日,他猝死在工厂不远处的出租屋内。

  王宁攀湖南老家,学校外的黑网吧里,很多小学生在玩网游。 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摄

父母花钱将王宁攀送进省重点祁东一中,但他仍辍学打工。 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摄

  14岁又298天的王宁攀(化名),死在了工厂几百米外的出租屋床上。被同事叫做小攀的他,同母亲一起在广东佛山的这家内衣厂打工,因身份登记信息显示未满16岁,王宁攀被打上“童工”的标签,他的死,也难免让人对其工作环境和强度有所猜测。

  在湖南老家,像王宁攀一样未成年即辍学出来打工的孩子,并非少数,他的三个姐姐,当初也是初中未毕业,就外出打工。此外,还有一些孩子在暑期来见打工的父母,也进了工厂,成为“假期童工”。

  在王宁攀的老家湖南祁东县,很多孩子迷恋网游,产生厌学情绪。王宁攀的初中班主任说,在当地几所中学,80%的学生厌学。而当地曹炎中学一名副校长则表示,至少10%的学生初中毕业后流向社会。在严禁“童工”的环境之下,这些流向社会的未成年人,进入“黑工厂”或者办假证进正规厂打工,甚至有的孩子像王宁攀一样,在家长的保荐下,进入同一工厂工作。

  4月11日,接到王宁攀出事消息的沈道寿,赶到了王宁攀和父母一起租住的出租屋。在这套两居室的一张小床上,王宁攀已没了呼吸,桌子的电脑旁,放着头晚的快餐盒。

  对于王宁攀的死,作为车间班长的沈道寿,至今觉得不可思议。他对三月份刚入职的王宁攀印象不错:不太爱说话,平时就埋头干活儿,跟工友关系也挺好。

  4月10日下午5点30分开始,工人们陆续下班。沈道寿回忆,王宁攀也是这时离开的,“没想到是最后一面。”

  “死因不详”

  王宁攀的工友说,他们每月休息两天,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9点半,周日不强制加晚班。

  王宁攀所在的至雅公司位于被称为“中国内衣之都”的佛山市南海区盐步市场。官方数据显示,盐步仅有2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500多家内衣企业。

  走在盐步居民区、胡同里,随处可见挂牌的内衣厂,或几十个工人坐在机器边埋头缝纫、或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摆弄一件件还不成型的内衣。

  “二三十人就能开一个厂,门槛很低。”一家内衣厂老板说。而埋头工作的工人中,看起来年轻的男孩女孩居多。

  至雅内衣厂在这些公司中属于中等规模,有300多工人,主要给内衣品牌做代工。

  出事前一天,是周日,王宁攀在他的工位上,不断重复地用女式内衣模具,切出所需形状的比布。按照王宁攀同事的介绍,这个工序在内衣厂众多工序中叫“切大比”。

  “手工的,很简单,两分钟学会。”他的同事说。

  在入厂的这一个月里,王宁攀干过三个工种,都是比较简单的活儿。工友说,在这里工作时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半,每月歇两天,每周日下午5点半下班,晚上不强制加班。

  4月10日刚好是周日,下午5点50分左右,王宁攀停下手中的工作,从这里走出去,消失在沈道寿视野中。

  警方出示的王宁攀妈妈匡艮莲的笔录显示,当天晚上,王宁攀吃了一份快餐后,在出租屋玩游戏到“零时”。

  王宁攀很爱玩网游,他昵称为“没有当年的热血”的QQ空间显示,他生命的最后一个月,几乎每隔1天,他就分享一次有关游戏的状态,时间大多在深夜11点以后,甚至有时在凌晨1点半以后。

  第二天早上6点20分左右,王宁攀跟妈妈说不舒服。20分钟后,匡艮莲打电话到南海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说:“儿子身体不舒服,需要救护车。”

  7点08分,盐步医院医生到场检查,“男孩已死亡。”

  对于王宁攀的死因,公安机关出具的“死亡证明(推断)书”中显示“不详”。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8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