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15岁童工之死:每天工作10小时 曾是“尖子生”

2016年05月09日 07:15:51 来源: 新京报

  荒废学业

  “初三我不带他们班,但有时候跟学校老师们去镇上网吧找学生,能看到他。”

  王宁攀初中二年级的班主任刘文罡,在自己的朋友圈和QQ空间都转发了王宁攀去世的消息。

  “我们一起为王宁攀同学默哀吧!”他写道。

  王宁攀曾是刘文罡最看重的学生之一。

  “王宁攀当时是班里最小的,长得很可爱,很聪明,不爱说话,同学老师一看就很喜欢的那种学生。”刘文罡说。

  最让刘文罡满意的,还是王宁攀在数理化方面展现出来的潜力。当时数学满分120,王宁攀每次都考100分以上。

  王宁攀初一时能考全年级前20名。刘文罡认为,只要王宁攀坚持下去,考上县里三所重点高中完全没问题。

  刘文罡曾想重点培养王宁攀,为此曾专门嘱咐王宁攀爸妈,记得帮他补补偏科的英语。

  “王宁攀父母还是很重视他的学习的。”刘文罡说。

  刘文罡记得,初二一开学,王宁攀妈妈曾来过学校,咨询王宁攀的学习问题。

  受英语影响,王宁攀总体成绩开始下滑。不过,在刘文罡看来,英语并非王宁攀学业快速跌落的主因,“最要命的是网瘾。”

  “初三我不带他们班,但有时候跟学校老师们去镇上网吧找学生,能看到他。” 刘文罡说,很多学生一涉足网游,什么都顾不上了。“像毒瘾一样,戒不掉。”他说。他的学生从95后到00后,很多都因为网游荒废了学业。

  王宁攀最终没能考上重点高中,不过,父母没有放弃他。2013年7月,王宁攀父母为他交了1万元的“代培费”,将他送进了省重点祁东一中。

  他的高二班主任邓琼黎说,王宁攀家长还是很重视他的学习的。王宁攀高一和高二上学期,在外面租房子,妈妈陪读,照顾他的生活。高二下半学期,因为王宁攀太爱玩游戏,“不听话,他妈妈干脆撇下他南下打工了。”

  王宁攀参加完高二会考后,再也没在校园里出现。

  留守与厌学

  多名老师认为,除了网瘾让孩子们厌学,更重要的原因是父母都不在身边。

  在王宁攀南下打工“混社会”的同时,他曾经的老师们,仍在跟网吧里偷偷上网的学生们“打游击”。

  “这些孩子中,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父母不在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纪大了,也看不住,老师们也不可能天天盯住他们,也盯不住,一不留神,他们就跑去了。”王宁攀曾经的初中班主任刘文罡,现在担任祁东县罗口町中学校长,他曾多次在半夜12点左右带着学校老师们,去镇上和学校周边网吧找学生。

  明明规定禁止未成年人进网吧,但他发现,很多网吧对学生都不管不问。

  “他们就是指这些学生赚钱的,3元/小时,5元可包夜。”一位太和堂镇中学教师告诉新京报记者。

  5月3日中午,新京报记者在距离罗口町中学300多米的一个没有显示任何名称的网吧看到,门口左侧悬挂着一个脏得看不出图案的布帘子,掀开布帘子,网吧负责人正躺在躺椅上玩手机,7个小学生坐在电脑前玩游戏。

  罗口町中学教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家网吧开于四五年前,周边除了罗口町中学,还有一所小学。刚开业时,去上网的几乎全是中小学生。两年前,罗口町中学整顿学生上网问题,对学生实行封闭式管理,渐渐地,网吧中学生少了,现在去上网的都是小学生。

  在太和堂镇另一家网吧里,门口挂着“实名制上网”的提示语,但是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的,也多是中小学模样的男孩。

  “我们去看到的都是小孩子,他们从小沉迷游戏,看都看不住,网吧从没受到相应监管,孩子们怎么可能想上学。”他坦言,每次去网吧,只能把自己的学生带走,他没有办法强制带走不是他班上的学生。

  “学习没意思,听不懂,也学不会。”5月3日,在罗口町中学,4名初三学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喜欢网游是他们几乎共同的爱好。

  刘文罡等多名老师都认为,除了把网瘾看做孩子们不想上学的主要原因,“父母不在身边”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去家访,跟他们的爷爷奶奶根本无法沟通,我们跟老人都有代沟,何况孩子们?”老师周强说。

  “80%的学生都表现出厌学情绪。”刘文罡作为中学校长,经常找学生聊天,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厌学情绪弥漫校园,学生们在教室里坐不住,这已经是目前我们教学中面临的最大问题。”附近另一所中学的教师说。(记者 孙瑞丽)

   上一页 1 2 3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8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