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声音·陈予恕院士:动荡求学路化为人生财富

2016年05月09日 08:08:3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陈予恕院士 宋雪峰/摄

  □父亲回来后并没有因这场飞来横祸对孩子们发脾气,而是选择从头再来。父亲虽然不认字,但对生活的这种拼搏劲头深深地感染了他

  □在听课环节,像数学、物理这一类的课,听课的时候我特别认真,到了课后,80%我都能背出来,我还要演算一遍

  □学习的每个阶段后我都及时总结,将定理用我的话描述出来,加深理解。每一章我都要总结出它的精华,它的最主要的思想是什么,我要抓住它

  ------------------------------------------------------------

  与今天的很多中学生一样,上大学之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双聘教授陈予恕对于未来的职业并没有清晰的规划。他只是朦胧地觉得自己想当科学家或工程师。“这可能就是少年时代我的远大理想了。”

  生逢乱世,“职业规划”对于普通人家子弟是奢侈品。陈予恕的求学生涯,因为日军侵华以及土匪作乱等原因充满坎坷,甚至一度中断。所幸,他将动荡的求学路化作了财富。

  7岁离家读小学

  陈予恕的家乡是山东省肥城县陈家庄,一个四周都是山,石头多土地少的地方。在一个大旱之年,家里生活难以为继,他的祖父带着全家逃荒到了山东省北部的平原县一个叫“马腰务”的村子,以推着独轮小车赶集卖姜麻为生。赚了点钱之后,在当地买了点地,一边耕种一边继续做小生意。

  1931年,陈予恕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祖父不主张分家,所以我小时候一直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大家都是做做小买卖,有的时候种种地,一家人挺和睦的。做小买卖讲究和气生财,所以陈家人待人比较热情,也诚实守信。我想,后来我的性格也受到了家庭一定的影响。”

  然而,随着1937年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位于津浦铁路线上的平原县很快就被日本人占领,人们纷纷逃难。“我那时很小,也跟着逃回老家肥城去了。但逃回家却发现,这么多人连吃饭都成问题。”回想起这段经历,陈予恕说,大家庭不得不因为生计分开,半年后他又随父亲回到了平原县,继续以做小生意为生。

  战争爆发第二年,作为大家庭长孙的陈予恕到了求学的年龄。家中长辈几乎都不识字,希望他可以学点知识。恰好,他父亲有个朋友的孩子在济南上小学,就鼓动让他一起去济南上学。因此,他7岁就一个人离开家,跟父亲的朋友去了济南。小学二年级时,他又转回平原县县立东关小学继续上学。小学毕业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被免试保送到县立初级中学。

  而在日军占领期间,他的父亲还经历了一次绑架。“兵荒马乱、土匪横行的1943年,父亲得罪了土匪团伙‘王团’,被绑架了,要钱。为将父亲赎出来,家里都倾家荡产揭不开锅了。”陈予恕说。不过,他发现父亲回来后并没有因这场飞来横祸对孩子们发脾气,而是选择从头再来。他父亲虽然不认字,但对生活的这种拼搏劲头深深地感染了他。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94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