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眼科医生和她的1000个宝贝:至少要和家长做七年朋友

2016年05月19日 07:23:37 来源: 广州日报

  治疗犹如“漫长战争”

  医患要做“七年朋友”

  许多疾病的治疗就像“一锤子买卖”,患者做完手术,效果良好,便可以离开医院,与医生相忘于人海。先天性白内障不同,它的治疗犹如一场漫长的战争,对医患关系的考验更加艰巨。

  “陈医生很特别。第一次到医院,她就跟我们说,治疗需要很长时间,我们至少要做七年的朋友。”时隔七年,从化男孩杰仔的妈妈梁女士依旧记得最初就诊时的情景。杰仔出生才十几天,就被发现右眼有异常。又惊又怕的她一出月子,便抱着杰仔找到了陈伟蓉。陈伟蓉宽慰已濒临崩溃的她:“不要慌,跟定我,我会和你们一起努力,让宝贝重见光明。”陈医生告诉她,随着孩子眼球的不断发育,在七年间要完成两到三次手术,从第一期白内障摘除术到二期人工晶体植入术,家长每隔三到六个月都要带孩子去医院复诊一次。如果医生和患者不能齐心协力,就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相信医生会帮助我。”梁女士把这些话珍藏在心里。陈医生果然没有食言。如今,杰仔的视力相当于近视两三百度,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异常。

  不准叫孩子“患儿”

  都是医生的“宝贝”

  “做完摘除白膜的手术,宝宝一睁眼,看见我的瞬间,突然甜甜地笑了。这个场景,我今生都不会忘记,心里充满了对医生的感激。”五岁患儿鸿仔的妈妈黄女士说起当年的情形,依然激动落泪。鸿仔两个月大时做了第一次手术,那时他只有十几斤重。

  像黄女士一样, 持续七年的治疗过程,许多家长都有心力交瘁的一刻:担心孩子的视力发育受影响,担心孩子面容畸形受歧视,担心就诊不方便……幸好,当他们撑不下去的时候,身后有医生伸出的温暖的手。

  在陈伟蓉的努力和医院领导的支持下,白内障科腾出两间诊室,成立“小儿白内障之家”,通过网站、QQ群和线下的活动为家长们减压,为孩子们组织游戏活动。生病的孩子心理更敏感,为了保护孩子们的自尊心,陈医生不准医护人员叫他们“患儿”,一律叫“宝贝”。植入人工晶体时,陈伟蓉贴心地把孩子的屈光状态设计为近视两三百度,这样在读书、写字时,无需像老年白内障患者那样佩戴老花镜,也不会让别人诧异。

  需要长期复诊的病人常担心病情反复时无人可解答困惑,需要复诊时预约挂号难。先天性白内障有可能复发,家长们对此也有同样的担心。在医院院长刘奕志教授的支持下,“小儿白内障之家”配备了五个医务人员,免费为小儿白内障患儿在术前术后进行一系列的检查、解答家长的疑惑、为家长提供专业指导和安排复诊。孩子们每一次复诊都能走“绿色通道”,每一次复查都是免费的。“如果忘记了复诊时间,医生还会在病友QQ群里提醒。”鸿仔妈妈说,医生的支持和病友们的帮助让家长不再感到孤独、慌乱。

  七年又七年,许多孩子和陈医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得奖、考上好学校、结婚生子都会向她报喜。甚至有误入人生歧途的孩子,家长也会请陈医生帮忙拿个主意,希望她像当年一样,为孩子指出通向光明的新路。(文/ 广州日报记者任珊珊)

   上一页 1 2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958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