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一个App汇聚数千手工艺匠人 老行当触网传承“匠心”

2016年05月21日 07:47:06 来源: 扬子晚报

  打开手机,能看到有人在出售景德镇清官窑里烧出来的罗汉碗,有人在拍卖一把缂丝蝴蝶团扇,还有人在展示煅烧、淬火等一连串的铸剑工艺……传统手工艺,这个听起来似乎与互联网背道而驰的行当,如今也触网尝鲜儿。借助一批互联网平台,传统手工艺尝试告别古旧、老掉牙的刻板印象,走进更多消费者的生活。

  发掘手工艺匠人

  给他们一个新市场

  门上贴着大红对联和福字、墙上挂着和合二仙图、罗汉床上放着全套茶具、电视里还放着首饰设计的视频……从点翠匠人吴女士和张先生的客厅看来,这家人有着浓浓的传统文化情结。这对80后小夫妻还穿着居家汉服。

  左手拿着一根成型的花丝银簪,右手轻轻地捏着镊子,把镊子上夹着的翠鸟羽毛粘在花丝图案中,这是张先生正在制作的点翠簪。这个从汉代就开始流传下来的首饰制作工艺,采用翠鸟羽毛装饰首饰,颜色鲜亮,永不褪色。

  小两口从事点翠工艺,也颇有些家学渊源。二人的祖辈当年都是点翠匠人,从小耳濡目染,他们便也拿起镊子、剪刀学习点翠。“一开始只是自己做了戴着玩,后来很多朋友看见了,都让我给他们做。这才意识到可以卖自己的手工艺品。”

  在手工艺App上,吴女士制作的所有产品价格都在百元以上,有的甚至达到500多元,开张不到半年,吴女士就已经卖出7000多元钱。“好美”“精致”“有文物感”是出现在用户评论中的高频词汇。

  匠人有商人的属性

  更有匠人的情操

  香插、手串、老布鞋、古法糕点、中式服装……用户李浩明已经不记得他在“东家”上买过多少东西了。“最开始是手机应用商店里推送了这个App,我就下载了,现在它已经成为手机里的常用App了。以前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机会接触这类商品和匠人,你说上哪儿去找他们的实体店?根本没有呀。也不可能认识这些手艺人,也就旅游的时候说不定能路过看一下。现在只要一打开手机,就可以看到各个品类的手工艺品。”

  “匠人有商人的属性,更有匠人的情操,只要选对了人,他们的东西一般都没问题。” “东家”创始人俞海华介绍,用户在“东家”申请成为匠人时,需要邮寄自己的作品给平台,“东家”还要对其身份、工作室等信息进行核实,考察匠人的工艺背景、为什么要从事这个行当、能做多久,经过分析判断后才能通过审核。“一旦我们发现他卖的东西是从别的加工厂来的,不是原创制作的,或者品质不够好,我们都会把这些人清除。”

  另一个名为“老字号”的App,则成为富先生买伴手礼的最佳利器。

  富先生经常在各地出差,给家人带礼物便成为一个老大难。后来,他发现“老字号”上能显示全国各地的传统老字号产品,还能直接跳转到品牌的淘宝店下单购买,他就再也不逛纪念品店了。“一搜就知道哪个地儿有些什么特色产品,然后就能买,很方便。而且那上面还有好多老字号故事,看看也挺有意思。”

  买卖是最好的保护

  分享是最好的传播

  “手工艺互联网平台最大的好处,就是为我们筛选了用户。”景德镇陶瓷匠人阿阻说。

  手工艺App也让那些从前互不认识、埋头做活儿的匠人,有了一个交流切磋的小社区。“每个领域的匠人都是术业有专攻,但如果我们在一起讨论,就能擦出不少火花,还有可能跨界合作。”阿阻说,一位做木器的匠人找到他,想做一个木瓷结合的作品,但二人交流之后发现,这样做,瓷器烧制的时候很容易变形,成品率极低,成本也很高。那位匠人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前央视主持人赵普则认为,对于传统手工艺来说,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分享是最好的传播。

  “一买一卖的交易产生了利润,匠人得以生存,以维持基本的体面和尊严。如果这个东西拿回来,仅仅是单一的观赏品那就不行,匠人所做的东西最好是被我们用的。拥有了一件手工艺品后,乐意和别人分享,手作的价值就得到了传播。”赵普说,“传统工艺互联网平台是网络时代把手艺和手艺人推到前台的一个典型标本。匠人在上面可以交流,有自己的朋友圈,有追随他的粉丝,跟过去的心态完全不同。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从业者,能够考虑用互联网和商业的手段去激活中国传统手艺。”(袁云儿 据《北京日报》)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0028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