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程序复杂”遮不住怠工懒政

2016年05月23日 14:10:39 来源: 中国教育报

  陕西周至县173名年轻老师2015年10月上岗,至今未领到工资,生活遇到困难。而该县教育局的回应是,工资手续程序复杂,所以可推测实际被“拖欠”数月工资的,还不只是这批教师。

  据最新消息,周至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先给这173名教师预付8个月工资,并责成相关部门立即解决。教师生活费有了着落是好事,但更深层的问题也亟待破解,不能让兢兢业业教学的老师寒了心。

  据说当地的教师工资发放有标准程序:报到后,教育局要为每位新聘老师办好五份文件资料——“招录分配文件”“增人计划卡”“编控通知单”“新增人员工资审批表”,由学校上报县人社局,经审核批准后再返回教育局。

  凭以上5份资料,县教育局向财政局申领县行政事业单位新增财政供养人员审批表,由老师个人填写后返回县教育局审核。整个程序中仅县财政局就需要业务科室、预算科室、主管副局长、局长分别签字。最后,“行政事业单位新增财政供养人员审批表”每人一式4份,173个教师共计692份都要由主管县长签字。

  程序如此繁复,听着都让人头晕,甚至对主管县长油然而生同情之心:仅仅招聘一批教师就需要如此“呕心沥血”,如果还有其他人员招入,这一年到头岂非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光签字,时间就所剩无几了?难怪现在副职越来越多,原来都“分管”不同口子的签字去了。

  法律规定的程序是否真的如此复杂,暂且不问,至少新进不到200位教师,在其他地方包括西安其他地区,没有整出个拖欠工资7个月的新闻。周至县“独领风骚”、一炮打响,说明这件事的处理颇具地方特色,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事出有因还是别有用意?全国各地新进人员比周至县多的地方也多了去,别人大多能顺顺利利办完,何以这个地方却生出蹊跷,还矫情得很,怪之于“程序复杂”。如此结果到底是周至县别出心裁、故设障碍,还是办事人员借题发挥、故弄玄虚,看来还得督察部门或者上级纪检部门加以核实。

  国家法律禁止用人单位拖欠工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50条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学校属于用人单位,教师到岗工作已有7个月,却一分钱没拿到,如此拖欠工资不是迹近违法?当然,学校自有苦衷,作为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上面的钱不下来,校长自然“难为无米之炊”,总不至于个人贷款或变卖家当给教师发工资吧?所以真要追究,必须问责于教育局、财政局乃至分管县长。

  不过,说起来容易,真要问责又会再一次遇到相互推诿,以程序做“挡箭牌”,这已经成为一些地方或部门行政不作为的公开秘密。只要不涉及自身或本部门的利益,能推则推,能躲则躲。至于7个月拿不到工资,教师会不会跳脚,完全不在他们考虑之中,以致于在记者闻讯上门采访时,他们还振振有词,实在够得上恬不知耻了!

  过去缺乏程序,政府办事随意性大,官员假公济私空间也大,各种招聘为特殊对象“度身定做”设定门槛或条件,进得门来一路绿灯,绝对不会发生“拖欠工资”之类的事情。现在程序严格了,漏洞少了,谋取私利不容易了,办事的积极性自然弱了,“公事公办”成为怠工懒政的最好幌子。

  近年来,随着中央狠抓党风廉政建设,敢于顶风作案的人少了,而变换着法子消极应付的人不少,周至县拖欠教师工作7个月,其中多有蹊跷。有关部门应该及时出面,深入调查。如有故意不作为的,必须给予批评乃至其他严厉处分。教师作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容侵犯,部门履行职能不容懈怠,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想办好教育?

  (作者系上海大学教授)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晓宇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9008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