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徐玉玉真假助学金:一个"巧合"让她轻易相信上了骗子的当

2016年08月26日 08:04:59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一通诈骗电话,9900元学费,18岁的徐玉玉去世了。这是一个一心想考到南方读大学的女孩,想离在新加坡工作的姐姐近一点。和所有高考大省的考生一样,徐玉玉的高中生活封闭、单调、“一切为了高考”,学校那块播放“央视新闻”的大屏幕,曾经是她了解外界为数不多的渠道。

  但至今,徐玉玉的同学们仍然认为,她被骗走学费是一个“巧合”。如果不是徐玉玉恰巧正在办“真助学金”,她或许不会上那个“假助学金”的当。

  想去南方读书“离姐姐近一点”

  徐玉玉的成绩一直优异,身在文科班的她因为数学成绩突出而占据考试优势,发挥好的时候可以考到140分,即使题目较难,也能考到130分。她的成绩维持在班级前三,年级前十。

  高考568分,不是徐玉玉最好的水平,这个成绩在“高手如林”的山东也不突出。

  徐玉玉没有懊悔,是因为她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了,这圆了她一个心愿:去南方读书。

  徐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徐琳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然后去了新加坡工作。徐玉玉的同学杨淇淇说,徐玉玉一直想要报考南方的大学,因为她想离姐姐近一点。

  玉玉家庭经济条件普通,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母亲则身患残疾。本用来交学费的9900元钱,也是父亲攒了大半年才凑齐的。

  在同学们的印象中,徐玉玉一直勤俭节约。

  根据学校规定,每周一到周五在校必须穿校服,周末可以换上自己衣服的玉玉,也只是穿着简单的T恤和裤子。更多时候,玉玉穿着一个略显肥大的校服,扎着一条马尾辫,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校服上面别着一个写有“山东大学”的校牌,同学称那是之前玉玉给自己高考定下的目标。

  在同学们眼中,徐玉玉爱笑,开朗,同学陈柯羽认为,她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曾经一度在学生们之间很流行的“what are you 弄啥嘞”,总会经常从徐玉玉口中说出。

  学校里每天排满的课表让学生们来不及去想以后的生活,眼前学校发生的事情是学生们话题谈论的焦点,一点点娱乐八卦便足以成为宿舍聊天中最好的调剂。但对于这些,徐玉玉却很少参与。

  通向外界的大屏幕

  徐玉玉所在的山东省一直被称为“高考大省”,临沂十九中是临沂市首批示范性高中。

  根据同学提供的作息时间表,高三学生每天5点15分就要起床准备早读,晚自习则要上到晚上10点。

  为了最大限度提高学习效率,节省时间,十九中施行住宿制,并规定学生们每两周才能回一次家。为了不分散学生精力,学校规定不可以带手机。母亲李自云曾想过给徐玉玉买一个手机方便联系,但徐玉玉拒绝的理由是“被收上去了挺可惜的。”

  徐玉玉确实有一个手机,不过只是当作闹钟来用,那部手机没有卡,不能打电话,不能上网。

  徐玉玉高三的时候,学校修建了一个大屏幕,正对着食堂,每到晚饭时间,播放“央视新闻”。徐玉玉的高三生活“一切为了高考”,这块大屏幕是她不多接触外界的机会。

  徐玉玉与同学们对外界的理解,大多来自于课本和老师。班主任潘宝建教历史,外界信息大多来自于他,但潘宝建却很少给学生们讲“与考试无关的东西”。

  唯一“与考试无关的东西”是“励志视频”,班主任潘宝建会给学生们放这类视频,视频的内容大多是高考成绩优异学校的誓师大会以及讲座。

  封闭的校园,“如同战斗”般的高三,生活单纯得如同一条线,将学生们划在了一个“大致安全”的范围内。

  真假助学金

  虽然高中生活与外界隔开的距离很远,但同学们不认为徐玉玉没有识别诈骗的能力。

  徐玉玉的同学陈柯羽说她自己在网上也看到过疑似诈骗的留言,但当时没有理会。另有些同学也有接到过诈骗短信或者电话,但当听到说要去银行汇钱时,大家都会反应过来是诈骗。

  同学们认为是一个“巧合”导致徐玉玉最终上了骗子的当。

  徐玉玉高考后,曾报名参加了一个叫做“泛海助学山东行动”的资助活动,这是一项真实正规的助学活动。活动每年资助1万名被普通高校录取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这项活动由银行制作助学银行卡,通过快递发放至所有受助学生手中。

  徐玉玉正是这项助学活动的受益者。

  事发之前,“泛海助学山东行动”刚给徐玉玉打过电话,要她完善自己的资料。就在这之后,恰巧骗子的电话打了进来,骗子偏偏又以助学金作为行骗的理由。

  徐玉玉上当了。

  在同学们看来,如果不是恰巧前一天刚刚接过来自“真助学金”的电话,徐玉玉或许不会那么轻易相信电话那端的诈骗。(文/见习记者 郭琳琳 实习记者 王昕冉)

【纠错】 [责任编辑: 王晓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255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