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职场掠影】快递员田应涛 送完这单 回家过年

2017年01月25日 09:07:31 来源: 人民日报

  田应涛(左)在派送包裹。

  数九寒天,南京的最低气温已接近零度。临近年根儿的这个清早,天还没亮,28岁的快递员田应涛就已经离开家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早上7点半,位于栖霞街道红梅村的中通快递龙潭分拣中心准时亮起了灯,快递员们都已到岗,全部围拢在流水线上,开始分拣包裹。

  “我们这个网点负责南京市栖霞区龙潭街道、栖霞街道、西岗街道的包裹,每个点来的代表会把属于点上的货物挑出来带回去,大家再分头送。”田应涛告诉记者,在这个分拣中心,每天收到的从南京分拨中心运来的包裹有5000多件,早上、中午各分拣一次,晚上9点半再将发出的包裹进行分拣和装车,直至晚上10点才能下班。

  看着这个满是包裹的仓库,记者感到简直没有立锥之地,然而田应涛却哈哈一笑:“虽说春节前包裹也不少,但这个数量不算什么,‘双11’‘双12’的时候每天有两万多件,整整一周都得连轴转。”

  田应涛2009年来到南京工作,2011年开始当快递员。“我们这个部门,所辖的地区比较偏僻,拆迁小区、村组、高层小区较多,投递难度大,有时一票需要跑5公里甚至10公里。快递员们每人每天要送150票左右,很辛苦。”尽管已经是龙潭二部的负责人了,田应涛依然战斗在一线。

  9点,田应涛将包裹归类到面包车上,开始上午的投递。

  很快,面包车开到了位于栖霞区仙林湖附近的万科金色领域小区,这个小区的包裹有近百份。“您好,我是快递,您有一份包裹,如果现在不在家,请下班以后根据密码到小区门口的智能快递柜取货。”田应涛来到小区门口的快递柜前,逐一电话或短信通知收件人,熟练地扫码、投递、关箱。

  “最难的嘛,就是有时候不被理解。上午10点给客户打电话,对方嫌我吵醒了他睡觉;很辛苦地爬到高层送货,却被指责速度慢……但大多数时候,客户还是很友好的,特别是看到我们肩扛家具或电器时。有的客户夏天留我们吃西瓜,有的冬天请我们喝热水。”这些“友好”让田应涛十分感动。

  派送包裹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地址不清或者联系方式缺失的情况,这对快递员是一种考验。

  “前不久给一户人家送海鲜,地址模糊,也没有收件人电话。”田应涛回忆,生冷新鲜食品对保质期有要求,价格往往也不便宜。他挨家挨户问,本地老人的方言听不懂,就求助村干部帮忙,忙了快两个小时,才找到正确的地址。

  尽管公司有食堂,但由于工作时间的不确定性,田应涛平时没有固定的饭点,送货到哪里,就在附近随便找个小餐馆吃。一般吃午饭都在一两点,晚饭都要七八点吃,几乎不能和家人一起吃饭。

  按照惯例,春节期间公司要有4个人值班,以前每年都留守的田应涛,由于老家的母亲生病,打算趁着假日里快递不太多回家看望。“我要送好节前最后一份包裹,回家团聚。”

  服务千家万户,快递员常会看到“家”的故事。前两天,田应涛给一位家住龙潭老街的大爷打电话,约定送货时间。老大爷着急,田应涛于是提前了半小时送去。远远地,他就看到一位老人站在路口伸长脖子咧着嘴盼望的表情。

  “我早就在这里等着你了。儿女都不在身边,这是我在外地上大学的孙女给我寄来的棉衣。真是太感谢了!”老人快乐得像个孩子,令他深有感触。

  “虽然很辛苦,收入也不太稳定,但我能看到自己的社会价值。”田应涛记得,几年前的栖霞区桦墅村,还只是南京近郊的一座普通村庄,近年来随着新农村建设,治理了环境、发展了旅游,越来越多的人家开起淘宝店、办起农家乐,对快递的需求日益增加,“最多一天能有上百个包裹”。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变化,这是我当快递员以来每天都能切身感受到的。只要想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就很开心。”田应涛说。(记者 姚雪青)

【纠错】 [责任编辑: 商亮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99341294608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