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新疆女孩求医记:活着,不是我太坚强,是你不放弃

2017年02月17日 07:29:00 来源: 四川在线

    先天性心脏病、偏瘫、无数次病危、急救、穿刺、抽血、输液,体重最低时只有6公斤…今年大年初五是她第四次开胸手术,她再次活下来了。 再隔两三天,3岁的奥利奥就要出小儿ICU了,这是她第四次离开ICU,也是她第四次死里逃生……而她的出来,也意味着4岁小姐姐巧克力的离开,因为爸爸妈妈要全力照顾妹妹,巧克力只能回到新疆爷爷奶奶身边,一家人又将天各一方。

  顽强的小生命

  这本是个温馨的“糖果之家”,来自新疆,家里有一对可爱的小姐妹:4岁的姐姐巧克力,天生一头小卷发;3岁的妹妹奥利奥,一双乌溜溜笑起来弯成豆角的大眼睛。她们的爸爸和妈妈很勤劳,在新疆吐鲁番开了一家500平米左右的私家菜馆,平时爸爸在外招揽联络生意,妈妈主内管账照顾两个女儿。然而,一家人的美好从3年前开始逆转:2014年9月,不到一岁的奥利奥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被妈妈带回四川求医,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新疆的家。

  妈妈唐玲,27岁,四川省射洪县人,却是出生在新疆的四川人。唐玲说,怀孕几个月后,孕检就发现奥利奥有先心病,“当时我也想过不要,但2次梦见她在梦里让我把她留下来。”唐玲和丈夫张帆商量后,决定留下这个执着的孩子,所以,奥利奥的大名叫“张唐梦伊”。

  然而,三岁的奥利奥自打出生之后就命运多舛:2014年12月,奥利奥第一次开胸手术,那时,她不到一岁;2015年3月,奥利奥转院到华西医院,做第二次开胸手术,那时她刚满一岁。手术持续了十多个小时,华西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手术教授赁可用奥利奥的自体材料,重建了她的二尖瓣膜。手术后,赁可告诉夫妇俩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手术很成功;坏消息是,奥利奥被确诊患有真菌性心内膜炎。”赁可说,“真菌是最难控制的,它就像冬虫夏草一样,可以潜伏到组织里,难以根治;也可以疯狂生长,侵蚀组织。”一年后,真菌感染,“吃掉”了奥利奥重建的二尖瓣膜,奥利奥第三次病危。这次病危来势汹汹,以致张帆、唐玲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将巧克力从新疆接到成都,让她和妹妹最后一聚……

  “要不要做第三次手术?”一个艰难的抉择,摆到了奥利奥父母面前。抛开手术难度和治疗费用不说,即使手术成功,奥利奥也将面临:终身吃药,用药物把凝血特性控制在安全范围,过高,引发出血;过低,导致血栓、中风;孩子长大后,需要开胸更换新的人工膜瓣。 “能活多久,那是她的命,我们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让她能活下去。”爸爸张帆说:“如果我放弃,巧克力将来长大了,问我,为什么当初不救妹妹,我怎么回答她呢?”就这样,刚满两岁的奥利奥,经历了第三次开胸手术。这次手术做了8个小时,被真菌侵蚀的二尖瓣,换成了人工瓣膜,终身服用抗血凝药。可是 ,灾难继续出现,一个月后,因为凝血问题,奥利奥脑部出现血栓,中风。人,虽然抢救回来了,但右侧身体失去了知觉,偏瘫无法避免的出现。

  2016年春天,奥利奥第3次开胸手术后离开华西医院。第三次手术后,直到今年春节前,奥利奥病情没有大的发作,经过快一年的康复训练,她的右侧身体也有部分恢复,一切看似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今年除夕,护士长白阳静接到唐玲的短信,说她要带着女儿来给病房里的小病友送红包,问病房里小朋友的人数,得到白阳静的答复后,张帆和唐玲带着巧克力、奥利奥出现在病房里,他们带了一些红包,红包里装着一块巧克力和一块奥利奥,巧克力是唐玲带着4岁的巧克力亲手做的,另外还有一些婴儿用品,一家人来到病房,把这些礼物送给在医院里过年的孩子们。

  春节大抢救

  2017年大年初一,一家人在成都为奥利奥过了3岁的生日。然而,生日过后,奥利奥病情突然恶化,大年初四傍晚,奥利奥被送进华西医院急诊室。“脸色惨白、手脚冰凉、呼吸困难,心脏乱跳……”赁可描述了奥利奥送到医院时的情景。赁可说,“当时奥利奥循环崩溃,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快要死了。”急诊、收入病房、绿色通道转入ICU、准备手术……为奥利奥成立的微信群,紧急讨论她的手术方案。一场拯救奥利奥的战斗开始了。

  2月2日晚上10:03,唐玲在微信朋友圈记录下了奥利奥的抢救经过:

  首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在这里替奥利奥给大家鞠躬了,谢谢朋友们!事情发生得很突然,现在还是蒙圈的状态!奥利奥由于昨天一早起来面色憔悴,以及其它功能不太好的表现,彩超室临时加号的检查,急诊入院,转入监护室插管,最后决定急诊手术。

  通宵的准备中,一群为她手术的各科医生你们辛苦了,感谢赁老师连夜从家到医院监护室看她,谈话中途突然间听见心率不好了,飞一般跑进去看情况,

  感谢远方的基妈妈,王妈妈的关心,干老师的加入,还有我不知道医护人员,还有机场刚下飞机,就立刻赶往医院看她的医生,还有过年休假赶来的麻醉医生,坚守在各个岗位的值班医生,住院总,护士,监护室工作人员,通宵的陪伴以及观察,细致到了每个动作,害怕吵到她哭闹,直到最后我看到的是一群人围绕着她,讨论着,研究着,都在努力的把她从生命边缘拉回来。

  整个夜晚我看了很多次表,从半夜到凌晨5点到今天中午1点30做完手术转入了重症监护室里面,医生们已是疲惫不堪的背影离开我的视线,而我却只能说一声谢谢,你们辛苦了!

  还是那样的选择,换瓣膜了,考验随时都在,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

  奥利奥请你记住!前3次你都过了,这一次也必须熬过来,记住靠你自己内心深处强大的力量战胜一切,我亲爱的孩子爆发吧,今天的疼痛就为了明天你好好的活着微笑!

  我是妈妈,我们一家人都在祈祷……

  2月2日晚间12:23,奥利奥的主刀教授赁可也在朋友圈发出感叹:没想到鸡年的开张第一台手术是为你做,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但愿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那天凌晨1点32,赁可在微信里告诉记者:这是一台通宵急诊性抢救手术,有个小伙伴还是刚从福建回来的飞机,落地就被“抓”过来了。赁可嘴里的小伙伴,就是麻醉医生。

  据记者了解,当天晚上,仅仅只用了两三个小时,奥利奥的手术团队就聚齐了,此刻,奥利奥已处于“循环崩溃”的边缘,从凌晨到第二天下午1点半,开胸手术做了一个通宵,奥利奥再次获救,赁可告诉记者:“我们给她植入了一个足够大的瓣膜,够她用一辈子。”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4830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