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可可西里吸引来的志愿者
2018-01-12 07:58:0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02年,刘穷作为“藏羚羊保镖”志愿者来到了可可西里。她在可可西里的一个月里,曾两次和工作人员一同巡山。

  工作人员不定期巡山,一般走两三天,最长的一次走了半个月。巡山时会带着帐篷,有时在山里开一天车非常累,到了目的地之后,没人有精力再去搭帐篷,就直接睡在地上。“他们巡视到温泉边上,就睡在那儿,地上是热的可以取暖。半夜下雪,上面湿了,就翻个身烤干。一个晚上来回翻,像翻大饼一样睡觉”。

  驱车过河时,车卡在石头里,工作人员就下河排险。刘穷说:“他们穿的棉裤、鞋子、袜子都湿了,没有换的,只能用身体捂干。”

  馍和青稞粉是工作人员常备的干粮。到山上后,馍已经冻得硬邦邦的,很难啃。没有水,就抓一把雪,和着青稞粉吃。没有素菜,但他们会带一块生羊腿,用刀劈下肉一片一片吃。

  “分给我(生羊肉)的时候,我真是拒绝吃的。”但工作人员一个个吃得都很“欢”,他们告诉刘穷,不吃的话体力会跟不上。“我不想拖累大家,就勉强吃了。羊肉放进嘴里嚼几下就粘在上颚,舔也舔不下来,非常难受,还得用手指把它抠下来。感觉太恶心了”。

  “队员长期坐车巡山,颠簸的山路让很多人坐骨神经、腰椎疼痛;下河捞车,患上了关节炎;吃饭没有规律,又常常伴有胃痛。”在可可西里和工作人员一起工作、生活的经历让刘穷难忘,回来以后她坐不住了,“为了保护藏羚羊和可可西里,他们付出那么多,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刘穷先是办了摄影展,展出自己和志愿者在可可西里拍摄的照片,又到大中小学和社区做了30多场关于保护藏羚羊的巡回演讲。

  在展出的照片里,有志愿者站在青藏公路边,做出“停止通过”的手势,旁边的车上贴着“请勿鸣笛”的提示牌,引导过往车辆给藏羚羊让路;有车陷雪中,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正努力推车;还有志愿者给保护站里走失的小藏羚羊喂奶……

  2004年,刘穷第二次去了可可西里。她带着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捐赠的羽绒大衣,下水裤,还有学校捐赠的书。

  2005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的原型“爱羚”在与同类的争偶拼斗中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听到消息,刘穷再次去往可可西里。藏羚羊申请成为奥运会吉祥物时,大多数人没见过藏羚羊,也不了解藏羚羊,刘穷当时联系其他志愿者一起做宣传科普。2011年,刘穷带着亲戚第四次踏上了去可可西里的旅途,“可可西里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

  刘穷说,没去可可西里之前,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四进可可西里之后,我的后半生就改变了。”从此以后她就踏上了环保之路,一直进行环保公益宣传活动。

  可可西里是个神奇的地方,吸引着去过那里的人。为了藏羚羊能自由驰骋,索南达杰、扎巴多杰等永远倒在了可可西里;梁银权变成“高原精灵”的守护者,身上打了14根钢钉;贺瑞明说过,自己要么死在可可西里,要么死在去可可西里的路上;刘穷认为可可西里改变了她的后半生;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书记布琼说:“可可西里就是我一生的归宿,保护可可西里才体现了我人生的价值。”

  贺瑞明问过原野牦牛队队员,如果现在还组织野牦牛队,你们怎么想?他们异口同声回答,“大哥,那还有啥说的,那还去呗。还和原来一样,该咋干咋干。”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才旦周在管理局后院盖了一栋家属楼,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和留下的野牦牛队队员,每人都分到一套房子,包括扎巴多杰的儿子秋扎和普措。贺瑞明经常去看望扎巴多杰的妻子和儿子,“英雄流血没有流泪,英雄的后代生活得很幸福。”

  2014年,梁银权得知治多县给回去的队员安排了保安公司的工作,他很欣慰,“最起码他们的生活有了保障。”

  在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之后,可可西里终于变成了高原动物、植被的“天堂”。

  1995年,梁银权刚去可可西里的时候,从缴获的羊皮来看,每年盗猎分子猎杀的藏羚羊数大概是两三千只,而当时藏羚羊的总数还不到两万只。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书记布琼介绍,通过努力,猎杀藏羚羊的案件逐年下降,2006年以后在辖区内再没有听到盗猎枪声,藏羚羊种群得到了拯救和稳定恢复。

  据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提供的数据,保护区境内及周边地区藏羚羊种群数量已接近或达到6万只,较盗猎活动最为猖獗的上世纪90年代末增加了4万多只。“据我每年目测估计,有可能比这还要多,但最起码不会少于这个数量。”贺瑞明说。

  近几年,青藏高原的液态降水也在增多。曾经去往可可西里的路两边寸草不生,山光秃秃的,现在出现了骆驼刺。

  贺瑞明认为气候是一方面原因,雨水多,土地变肥沃,更适合植被生长,但更多的是藏羚羊种群扩大以后,乌鸦、老鹰、狼、藏野驴、高原鼠兔、藏狐、棕熊等高原动物越来越多,它们共同维持着当地的生态平衡。青藏公路沿线常可以看到藏羚羊及其他野生动物采食、嬉戏、活动的场景,成为青藏线上的一道亮丽风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张曼玉)

   上一页 1 2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雪后梯田景如画
雪后梯田景如画
从国家科技大奖看创新走向
从国家科技大奖看创新走向
冬天,你想怎么玩?
冬天,你想怎么玩?
张家界武陵源现冰雪峰林 游人享“南国雪色”
张家界武陵源现冰雪峰林 游人享“南国雪色”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789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