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手机上的悲剧”催逼生命教育快快进课堂
2018-01-12 08:34:3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手机承载孩子身份认同的需求,成为过激言行的触点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关于“学生手机成瘾”的报道也越来越多:“母亲没收手机,女儿气急欲跳楼”“学生考试玩手机与老师起冲突,受伤住院两个月”“淮南小学生偷家里万元现金买手机打游戏”……

  北京市东城区教育研修学院研究员朱虹认为,一些报道过于简单且带有倾向性,并没有完整呈现事件的全貌,容易贴标签,把事情类型化。如果看不到类型化事件背后不同的人和发展过程,就看不到差异,就很难找到对应的解决方案。

  朱虹表示,影响学生成绩的状况有很多,没有案例证明手机是重大或者唯一的影响因素。而之所以会聚焦到手机的使用,是因为我们容易看到外显行为,不容易看到背后是学生的亲子关系、同伴关系、师生关系出了问题。

  在朱虹接待的咨询中,和手机相关的有亲子矛盾——家长不给买,孩子一定要,亲子斗争频繁;同伴矛盾——学生在朋友圈和群里发一些互相诋毁嘲讽的话,干扰正常交往;师生矛盾——学生的专心程度与老师的预期不匹配,老师质疑学生的手机使用。

  总之,手机看上去就是一个错误的存在。但朱虹提醒人们注意,手机承载着什么,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模样:在父母眼中,自己的手机是必需品,孩子的手机是祸害;在孩子眼中,手机是独立自由的标志,是连接自己与世界的一座桥;而对老师来说,他看到的不是手机该不该存在,而是学生有没有规矩。

  “对手机和对对方的期待不同,双方各执一词,引发矛盾冲突。”朱虹说,“但这些都是真实生活的一部分,不容回避,把这些因素变成孩子成长的条件,是教育应有的姿态。所有人都要端正自己的态度,要知道我们谈论的不是手机有多糟糕,而是目前状况有那么一点不良,需要调整。”

  手机之所以成为过激言行的触点,是因为对孩子来说,手机是特别多东西的载体——青春期的浓烈情感、对社会交往的强烈需求、别人如何看待自己、能不能融入集体……“有时候孩子甚至会觉得,手机就是他,他就是手机。如果你夺了他的手机,就夺去了他的身份、夺去了他的人际关系、夺去了他为数不多能自由支配的物品,他当然要跟你拼命。”

  针对学生轻生现象的存在,朱虹建议,学校的生命教育需要丰富内涵、拓展形式,既要有树立三观的教育,又要跟上时代,不要回避话题。

  “生命教育是系统的、连续的。对小学生,有‘该做什么’的正面引导;对初中生,留出一定时间和空间,让他慢慢尝试,培养价值感;对高中生,就要和他一起正视一些问题,让他自己寻找合适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帮助孩子找到更多情感和身份认同的载体,才是教育者应该做的事。”朱虹说,“孩子的世界没有我们以为得简单,也没有我们想象得复杂,特别需要倾听和观察。每个孩子都会慢慢成长为立体、丰富、独立的人,这是一个慢慢摆脱依附的过程。他们曾经觉得一双好鞋、一部好手机就是自己,长大后就会发现,不需要这些外物,就是一个很好的自己。”

   上一页 1 2 3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雪后梯田景如画
雪后梯田景如画
从国家科技大奖看创新走向
从国家科技大奖看创新走向
冬天,你想怎么玩?
冬天,你想怎么玩?
张家界武陵源现冰雪峰林 游人享“南国雪色”
张家界武陵源现冰雪峰林 游人享“南国雪色”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789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