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1岁儿子家中被抢 男子寻子13年卖房卖车花费数百万
2018-01-22 07:57:11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18年1月4日凌晨1时,41岁的申军良喝了一斤白酒后,蜷缩在宾馆的床上,睡不着。他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和举报人在微信上聊着。

  这天,离他儿子申聪被拐卖已经整13年。在2018年的第一天,他和十多位家长从各地来到广东的一个县城,寻找他们被拐卖至此的孩子。

寻子家长在紫金县张贴寻人启事。

  因为前3天没有太多进展,申军良和十多位家长很郁闷,喝起了酒。席间,申军良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范围已经缩小到紫金县了,大家努力,一定要找到孩子。”

  说完这句,家长们都站起来,伸直胳膊,“哐”地一下碰杯,再一饮而尽。

  酒后,家长们各自回到宾馆,一个标间住4人,两人挤一张床。

  他们基本都是寻子十年左右的家长。时间最长的是申军良,有13年。

  在紫金县,他们前后搜寻到40多名疑似被拐卖孩子的线索提供给警方。

  他们希望,被拐多年的孩子就在其中。

  1岁男婴被人贩子入室抢走

  1月4日中午12时左右,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蓝塘镇某中学往西约100米,申军良蹲在一处围墙边,从斜45°方向,目不转睛盯着20米外的一间两层楼房。

  楼房一楼大门开着,申军良看到一名老人和一名约13岁的男孩正在吃饭。从申军良的角度只能看到男孩的侧面。

  观察了五六分钟,申军良指着那个男孩,连说了四次“很像”。

  他手里的寻人启事写着:申聪,男,2003年12月7日出生,2005年1月4日被拐卖到紫金县。左眼大眼角处有一个孔;左脚大拇指上有一个青色胎记。

  寻人启事上的申聪,身穿黄色马甲,坐在白色玩具车上,微笑。“那是申聪一周岁的生日照。”申军良说,这是他印象中孩子的最后影像。

  2004年9月,申军良跳槽到广东省增城市(现广州市增城区)一家玩具厂任管理岗位。在当时周围人月薪只有500元左右时,他的工资有5000多元。

  当年,他租住在增城石滩镇沙庄的出租屋里,月租200元。随后将妻子于晓莉和未满周岁的申聪从河南周口老家接到增城。按照他的计划,在攒够买房钱之前,先暂住在这里。

  申军良记得,整栋房子在当时属于新楼,共四层,楼层南北对开,有10个房间。“我们住305,只有310号房没有住人。在我们入住两个月后,斜对面的308号房才有人住,是一对贵州籍的夫妇。”

  “他们只住了一个月,就抢走了申聪。”申军良说,2016年人贩子落网后,他才知道这对夫妻的姓名--周容平、陈寿碧。

  申聪被抢走那天,申军良不在家,但那天发生的事他仍记得清楚。

  2005年1月4日是周二,申军良照常去公司上班。妻子在家照顾申聪。当天上午10时40分左右,申聪在卧室睡觉时,被人闯进房间抱走。

  “于晓莉看到了人影。”申军良说,当妻子从厨房走向儿子卧室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在她眼睛和嘴上涂了“药”,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了。

  于晓莉说,当时她双手被反绑,头上被套上塑料袋。控制她的人也很快离开,她被锁在厨房内,“只听见申聪‘啊’地叫了一声,之后再没听到孩子的声音。”

  几分钟后,于晓莉挣脱出来,发现申聪不见了,冲到屋外也找不着,于是报警。

  2016年3月至6月,涉案嫌疑人张维平、周容平、陈寿碧、杨朝平、刘正洪先后落网。这5人均是贵州遵义市绥阳县清溪村人,周容平是张维平的表弟。

  1971年出生的张维平,于1999年和2010年,因拐卖儿童罪两次被判刑。

  张维平向警方供述说,当时,周容平、陈寿碧夫妇在楼下把风和接应,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进申军良的出租屋,将于晓莉捆绑、控制,强行抱走申聪,交由周容平、陈寿碧藏匿。此后,周容平将孩子交给张维平贩卖。

  2017年11月2日,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在广州开庭审理。申军良在庭上多次向张维平追问“孩子被拐去哪儿了?”张维平只记得把申聪卖到了广东河源市紫金县。他还首次透露一共有8名儿童被拐卖到了紫金县。

  2018年1月1日,申军良和另外4名被拐卖儿童的家长,抵达紫金县。

   1 2 3 4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美国各地举行妇女大游行
美国各地举行妇女大游行
朝韩两国携手运动场
朝韩两国携手运动场
湖北:让传统文化浸润童心 让文化自信薪火相传
湖北:让传统文化浸润童心 让文化自信薪火相传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7958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