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职通车】做了33年售票员,康顺兴浑身都是故事
2018-02-12 07:28:04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硬板票到磁介质票

  在上世纪80年代,最常见的车票是那种卡片式常备车票,俗称“硬板票”。长约4厘米、宽2厘米的小硬纸板。

  这种票卡是大批量预制的,印有发站、经由、到站、有效期、席别、等级、票价等信息。票面上以打压注明乘车日期,以盖章或贴纸的方式注明车次。如果发售对号入座的车票,需要在车票上粘贴一张印有日期、车次、座号的小纸条。小纸条同样是预制的,和车上的座位一一对应,以此保证不会把座位卖错。

  “如果旅客想买一张特快硬卧,必须先买一张普快硬座票,再附加一张硬卧票,还得要一张特快票,票价计算是三张累计的,三张硬板票必须都有,才能顺畅乘车。”康顺兴回忆,若是遇到中转乘车,最多时需要有4-5张票才可以乘坐,“我们叫这些是套票,售票员必须得打一手好算盘,业务纯熟,才能把票卖对了。”

  那时的售票窗口高30厘米、宽20厘米左右,用三合板封着,售票员能看到的是从交付孔洞里伸进来的一只只手。

  赶时间时,有时候一个窗口孔洞里伸进五六只手办理改签。康顺兴和同事们就开始在改签车票递来的同时,往旅客的手背上盖戳标记,找到盖了章的手,再把对应的票递过去。

  一米八大高个儿的康顺兴,长着一双修长的手。在几米见方的售票区里拨拉算盘,抽叠车票,几十年的工夫,指面还存着老茧,手指却被锻炼得有力又灵活。

  最多时,康顺兴一天能卖500张票。在部队做了4年报务员,他熟稔摩斯电码,工作结束了,就和一同当过兵的同事用“滴滴答答滴滴答”的摩斯电码对话,比比谁一天卖的票多。

  上世纪九十年代,计算机联网售票开始了。键盘一敲,40秒即可压印出一张粉色纸质局域网票,比“硬板票”时期速度快了15倍。

  2008年,蓝色磁制车票使用,2011年6月后,高铁/动车实名制售票,蓝色车票上清晰记录了旅客相关信息。

  “80年代,一个售票员一天售卖四五百张票,价值一万块左右;现在,一人一天卖出一两千张票,价值二十七八万。”出票速度比80年代售票快了约30倍。

  10年之间,微信、支付宝、城际通被广泛使用,排在售票大厅里的队伍越来越短。据北京南站工作人员统计,80%的旅客通过网络购买火车票,传统窗口售票15%,电话、代售点、自动售票机售票占比5%。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国空军歼-20战机雪后飞行训练
中国空军歼-20战机雪后飞行训练
逛民俗庙会 过文化大年
逛民俗庙会 过文化大年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嘉陵江上“桥卫士”
嘉陵江上“桥卫士”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811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