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职通车】做了33年售票员,康顺兴浑身都是故事
2018-02-12 07:28:04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没想到能变化这么快”

  三十年间,票据、列车、车站都在改变,老康这批上世纪六十年代生的人,却没怎么变。他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

  当兵复员回来,他看穿牛仔裤的都不顺眼,觉得衣服就该是蓝色、绿色;在火车站工作了33年,连其他车间都没换过,一直做售票;站里发的制服,他基本都留着,特别是几顶制服帽,女儿出嫁后空着的小屋,他挂在墙上一排;女儿上班时,他给的第一句告诫是:多听师傅的话、打点水勤快点儿、多学学艺不压身。

  老康觉着,早年售票员的工作,有点手艺人的样子。除了卖“硬板票”套票时要手熟麻利,算盘打得顺溜,每个售票员都要会画线路图,京沪、京广、包兰、陇海……精准到每个票价阶梯结算站站点都得清楚。

  那时的北京站,是个大招牌,“(上世纪)九十年代在里面工作,觉得建筑宏伟大气”,站内进驻的商铺都是有档次的,卖名人字画的、卖保温杯、皮包的,“烧饼茶叶蛋之类的根本进不去。”

  时刻表一摞100本,一天能卖出去2000本,人们不光自己买,还给亲戚邻居捎一份。

  在北京站内工作过的老员工,都成了业务娴熟的骨干。每有新站落成,都会抽调一部分家离得近的人去做筹备。

  2008年4月,康顺兴被正式调至北京南站,行李房、客运、售票、清洁等每个部门的业务骨干组建南站筹备组。

  “2008年4月到南站时,全是建筑工地脚手架。施工的人等着我们确定售票窗台要做多高、桌子做多大。”从人员配置、轮班方案到皮筋、图章、曲别针、捆钱的纸条数目,每一项都需要老康和同事们确定下来。那段时间,老康几乎没睡过整觉,一个人骑辆自行车,凌晨三四点从站里返家。

  南站从“周边都是村子、进站像进菜市场”一样的永定门火车站,变成了北京城面积最大、接发车次最多的火车站。

  如今,康顺兴是北京南站售票车间的副主任,胸前挂着姓名牌,统管南站5个售票处。老康说话惯用“您”开头,接起电话一口一句“哥们儿”“好,麻烦了”。

  “我们时不时见到投诉的,旅客不满意了就找负责人,我们都得出去挨骂沟通缓解矛盾。”与老康共事了20多年的朱凤云说,售票做的年头长了,有棱有角的性子也都被磨平了。

  康顺兴所在的售票车间里,也抽调了员工在自助取售票处提供咨询帮助。每遇节假日,康顺兴和同事们都得预估网络取票占比,调整自动取票售票机器比例。“如果说十几年前是坐着就能把票卖了,考核计件,现在对我们来说考核的是服务。”

  如今,售票处渐渐加了pos机、微信支付宝扫描枪,售票人员在精简,窗口人员向自动售票服务处转移。

  “想过有一天,铁路售票员成为历史,人工售票会彻底被机器取代吗?”记者问。

  “这是我的一摊儿,我就要做好。真到那天,哪怕让我们去检票、去站台接送都行。”老康说。(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上一页 1 2 3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国空军歼-20战机雪后飞行训练
中国空军歼-20战机雪后飞行训练
逛民俗庙会 过文化大年
逛民俗庙会 过文化大年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嘉陵江上“桥卫士”
嘉陵江上“桥卫士”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811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