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外卖小哥的世界杯: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
2018-07-11 07:52:5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6月18日凌晨,老詹深夜回到家,躺在床上看比赛。许康平/摄

  这是胡根伟最常“蹭”的一块屏幕。他29岁,安徽人,来杭州当外卖小哥两年多了,工作的区域一直是这一片儿。这家烧烤店的店长、店员和他早已相熟。店里客人少的时候,等单时他可以进屋去,拉一把椅子坐下。

  平时,屏幕上放的多是综艺节目,胡根伟都懒得看上一眼。直到世界杯开赛,大小屏幕都锁定世界杯,也锁定了他的目光。

  千里之外的北京,簋街上也是同样的场面。簋街的街道更长,宵夜店更多,看球的人和播放球赛的屏幕也更多。店门口也同样有蹭屏幕的外卖、代驾小哥。

  一家店外露天摆着大屏幕,外卖小哥向华倚在电动车上,和同事们一边分吃几袋零食,一边等单。他偶尔抬头,从人群的缝隙里,远远看一眼屏幕。

  屏幕前围着的,有闪送小哥、代驾小哥、外卖小哥……这些人彼此陌生,却会讨论几句场上的形势,偶尔飘出几句国骂。大伙儿此时只有一个身份——球迷。

  球迷的快乐是一样。杭州的一个工地没有无线网络,工友们轮流负责提供手机、充电宝和啤酒、小吃,制作了详细的流量分工表,排好班拿各自的手机看球赛直播。

  韩国队连进两球的那一夜,北京簋街上所有的店里,一瞬间都发出了呼喊声。整条街都沸腾了几秒,一个原本坐着蹭屏幕的代驾小哥直接跳了起来,钻到店里想看个真切。

  那场比赛,胡根伟买了德国队赢,没想到韩国队却爆了个冷门。眼下这场是巴西队对战墨西哥队,16晋8的淘汰赛。巴西队是他喜欢的球队之一,一张买了巴西队获胜的彩票就在他裤兜里揣着。

  电动车把手一拧,他的车子在夜色里蹿了出去。风从耳边擦过,头盔里闷着的汗吹干了一些。

6月18日杭州烧烤一条街上,外卖小哥一起用手机看比赛。许康平/摄

  建国路算是杭州老城区的中心地段,马路算不上宽敞,新修建的写字楼高高插向半空,后头躲着“拆迁不起”的老居民楼。一条新的地铁线路修到了附近,马路中间被圈出一长串建筑工地。

  街角有一家网吧。两个穿着T恤、短裤、大拖鞋“球迷标配”的中年人坐在电脑前,耳朵上套着耳机,一边撸着胡根伟送过去的烤串儿,一边盯着屏幕看球赛。

  “都是打工的,应该是怕吵到家里人,或者不想在家听到老婆抱怨吧!”他猜。

  往常夜里点餐的,大多是半夜加班的白领,打从世界杯比赛开始,就以球迷居多了。给球迷送餐的时候,胡根伟可以趁机瞥一眼屏幕。几秒钟的时间很难恰好赶上进球之类的精彩场面,最多来得及看看球在哪一方的脚底下传控。

  他送餐路过了各种各样的屏幕,有家店直接投影在一整面墙上,那是胡根伟看到的最大的屏幕。有的店把几块小屏幕拼成了一个大屏幕。还有一面巨大的屏幕,常年投放肯德基的广告。世界杯期间,这块屏幕虽然没放过比赛,好几条广告却都蹭了足球的热点。

  有时胡根伟送餐到住户门口,屋子里如果有比赛的声音传出,他会忍不住问一句比分如何。

  他正送的这单,是一群在啤酒屋里看球赛的顾客,点了小吃下酒。顾客在二楼,胡根伟拎着餐盒上楼,刚上了两阶,楼上楼下同时爆发出一阵呼喊。

  这时,上半场比赛已经进行到40分钟,巴西队的中锋热苏斯突破到了墨西哥队的球门前,抓住一个小角度起脚射门,这一球被墨西哥队的门将奥乔亚及时拦住了。

  胡根伟几步跨出去,奔上了二楼,把餐盒送到了客人桌上。

  他该下楼了,他的手机刚才又响起了提示音,下一单正等着他取餐。他在原地站了两秒钟,才往楼梯口走去,眼睛却忍不住黏在屏幕上。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台风“玛莉亚”逼近 温岭沿海巨浪拍岸
台风“玛莉亚”逼近 温岭沿海巨浪拍岸
英国皇家空军举行100周年庆典
英国皇家空军举行100周年庆典
福州:严阵以待应对“玛莉亚”
福州:严阵以待应对“玛莉亚”
台风来前晚霞美
台风来前晚霞美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9111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