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调查:超97%大学生被拖延症困扰
2019-04-22 09:44:4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战“拖”:调整预期、消除干扰

  当王小花的拖延症连身边的同学都看不下去时,他们就会催促她,还拿拖延症来调侃她。王小花不反感,她很感激这些来自同学的督促。“我觉得催我的人都很好,他们有时候也能催得动我,能加强我提前开始的动力。”王小花说。她在尽力尝试提前开始,不把自己逼向“死线”。

  对于奈何不了的“拖延症”,张若也没有什么好的克服办法。“曾经也给自己立过FLAG,前期执行度不错,但是时间久了以后执行度就大大减弱了。”现在,张若还是会拖延。准备今年年底考研究生的她,直到现在也没开始复习。以尚未收集好相关资料为由,她总不着急,“等所有资料收集完再开始学习”。

  当张若发现和她报考同一个专业研究生的同学早就开始复习,她才有了紧迫感,强迫自己开始准备。“很早之前就意识到自己有拖延的情况了,但直到事情被耽误了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在调查中,63.4%的学生尝试过用列时间表的方式来规划自己的日程,还有的则会通过建立激励机制、外界监督等方式以克服拖延行为。

  努力寻求改变的杨小米生怕“拖延症”影响到工作,她会习惯性地记录每日要完成的事情,并且尽量在当天完成所有事情。而她担心的是,如果之后再遇到困难度比较高的事情,自己又会出现严重的拖延。

  纪芳在研究中指出,大部分大学生拖延者往往缺乏规划调控的能力,也因此产生畏难心理,从而导致拖延。

  四川外国语大学学生处教师于滢在《新常态下大学生“拖延症”的心理动因与应对分析》中指出,调整对目标的心理预期、不做过高的自我要求,有意识地消除互联网、个人交际和琐事的干扰,寻求集体协作和相互监督,通过暗示自己可以尝试和挑战、增强心理动力等方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拖延问题。

  至于王杰凯,自从两年前把微信名从“换了新梦想的阿凯”改成“践行新梦想的阿凯”,他至今都没有实现写长篇小说的新梦想。

  工作之后,他也依旧有拖延症。接到工作任务后,他会想先给自己打一杯咖啡,或者买一瓶水。不是真的口渴,只是因为不想立刻开始。王杰凯知道拖延症很不好,也想去解决,但寻找解决方式这件事,也不知道被他拖到哪里去了。不过,他不担心自己完不成任务。习惯性的拖延让他知道自己总能在最后一刻之前完成——“‘死线’是第一生产力”。在这个时刻之前,他总觉得再休息一会儿、再玩一会儿也没关系,再拖一下也没关系。

  “如果有一种方式能解救自己的拖延症,那就是强行给自己创造一个孤独而幽暗的环境,一个没有其他人的环境,尽可能舒适,窗帘要拉好,灯光暗一些,椅子要有坐垫。”他要这种仪式感,就像自己被赋予了某种使命,但他承认是完成任务的使命,而不是完成作品的使命。只有在这种沉浸式的环境里,前方的目标才会明晰。但更重要的前提是,距离这个目标必须完成的时间所剩无几。(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被访者均为化名)(实习生 刘俞希 见习记者 毕若旭 见习记者 程思)

   上一页 1 2 3  

+1
【纠错】 责任编辑: 孙多伟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世界园林巡礼——比利时拜加登城堡
世界园林巡礼——比利时拜加登城堡
故宫“藏宝图”| 通往故宫最美的春天
故宫“藏宝图”| 通往故宫最美的春天
阿富汗国宝在清华大学展出 继续在华保护性巡展之旅
阿富汗国宝在清华大学展出 继续在华保护性巡展之旅
北京“丝路金桥”主题景观点亮灯光
北京“丝路金桥”主题景观点亮灯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15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