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职通车]北京动物园明星饲养员杨毅的故事
2019-08-05 13:41:34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杨毅是北京动物园的饲养员,1997年从园林学校毕业到北京动物园跟着师傅养猴子。今年40岁的他,已经在这里养了20年动物。

  作为《动物来了》的特约嘉宾,“少年得到”(学习软件)的签约主讲人,杨毅还有很高的曝光率,是北动的“明星饲养员”。

  采访杨毅费了一番工夫,他太忙了,动物园下了班,马不停蹄去录节目,直到半夜完工,这几乎是他工作的常态。“经常给拉到位于大厂的影棚,一口气录一周回不了家。”他说,刚刚过去的这个月,算了算,能正经回家吃顿饭的日子,用一个巴掌就能数出来。

  终于约好见面,杨毅提早了半个小时,“我得先来等着呀!”一口地道的京片子,热情,幽默,讲礼数。黑T恤、牛仔裤,烫的板寸,他自嘲“抽烟、喝酒、烫头,齐了”。

  杨毅坦然说,自己离不开动物,“动物特直接,说亲近你就亲近你,说咬你扑上来就咬你,不跟你玩虚的。”

  从小对动物“一门儿灵”

  杨毅是八零后,家里的独生子,“从小就对动物一门儿灵”。他算是从胡同里长起来的“胡同串子”,“小时候没事儿就弄个蛐蛐、蚂蚱养着,蹲地上看蚂蚁搬家,能看一下午,对这些事特痴迷。”他记得特清楚,上小学那会儿,流行玩任天堂红白机的时候,“我爸给买了一个,我根本就不动,最后把机器拿去送人时还九成新的。”

  童年曾带给杨毅很大的孤独感,“我小时候朋友特别少。人家整天抱着游戏,聊的都是通关什么的,我就觉得特没意思。”在他记忆里,最大的乐趣无不跟动物有关,“我家离什刹海特近,我老去捞鱼,弄一小缸原生鱼养着,还有蜻蜓的好多幼虫。那时的什刹海还有萤火虫,一到晚上就去看。”说起来算是爸爸给了杨毅热爱动物的启蒙,“小时候我就爱去北海公园,还就爱去俩地儿,一处是静心斋,一处是濠濮间,因为这俩地儿人少,再一个这两处水里有鱼,我爸带着我坐那儿能看一下午。”

  同龄小朋友都是闹着要去游乐园,杨毅则是“一礼拜去一趟动物园”。春游一去动物园,同学们都比谁带的吃的多,要么就招呼着,“走,吃冰棍儿去。”杨毅与众不同,“我自己一个人就颠了,您知道我干吗么?抄说明牌去了。”他一脸自豪,“带一小本,挨个儿抄,几乎都抄遍了。我那会儿字还没认全呢,不认识的字就对着描,回去再查字典。”春游的时候,老师为了安全总赶着大家走马观花地看,出门上车回学校时,“我就又偷跑回去看动物,什么动物在哪儿我都知道啊。”

  当年的动物科普读物特别少,看不过瘾怎么办?“新华字典、汉语词典总有得翻吧!我就从沾动物的部首开始查,比如马字旁的部首,能列出好多,能了解到马的不同花色,它们的名字是不一样的,什么叫骓、什么叫骝、什么叫骠、什么叫馺;昭陵六骏的飒露紫真是紫的吗?其实并不是,它是青灰色。”列动物部首翻词典填充了杨毅少年时的业余时间,“鸟字旁又能出一堆鸟的名字,犬字旁更多啦。”他还琢磨出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古人对动物的了解,从文字上就有一个系统的分类,比如繁体字里,豸字旁指的是像猫的,犬字旁是像狗的。”

  不想当画家的相声演员不是好饲养员

  杨毅的声音很好听,语速快又幽默,不停抖包袱,听他说话跟听相声似的,“我正经学过六年相声呢,没事我就玩玩配音、唱唱歌,我唱吧不少粉丝呢。”

  杨毅特别感念中学的生物老师,小学到初中,他一直是班里的自然课课代表, “老师对我什么要求呢?生物课考试,甭管期中期末,只要下95,就给我写59,‘你不能那么低’。永远都是明天要生物考试,头一天我先考。坐老师边上,老师写课件,我做卷子,做完一判,没低过96分。然后老师会说,‘明天考试啊,我在四班监考,你去五班监考。’”说起往事杨毅绘声绘色,“学校一个生物实验室,三个生物老师四把钥匙,有一把钥匙是给我的。花、鱼、鹦鹉、小白鼠、小白兔,我都伺候着。”一放假老师们都走了,“我自己蹬着自行车,上实验室去归置、打扫。”

  生物实验室墙上的动物解剖图也都让杨毅画,学校的板报也是他出。这要归功于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学画画,“素描、水粉,上初二的时候开始接触油画”,一直画到初中毕业。

  杨毅“偏科”严重,理科特差,中考那年他去中央工艺美院附中提前招考,专业成绩北京第十二,招生老师表示这个成绩稳稳的,“我一听整个放羊了,离中考还有一段时间,那期间语文历史地理,爱上的我就听。数学物理化学,不爱上的就逃课。”逃课就直奔动物园,“那会儿没手机,老师打电话给我爸我妈单位。别人家长一听逃课都特着急,我爸我妈一点儿不着急,上动物园,一找一个准。”

  命运似乎跟杨毅开了个玩笑,中考文化课成绩下来,他满心欢喜去参加招生体检,“先天性色弱”,一个意外的结果,结结实实把他拦在美术门外,毫无办法。“那时中考完了,提前招生的基本都结束了,我爸费尽关系给我找了一个汽车维修的学校,可我不喜欢机械。”

  命运给他关上一扇门,却又打开一扇窗,“那年园林学校招生,有一个专门给动物园代培的‘野生动物饲养管理’专业。出来不用找工作,报名人特多,竞争特厉害。”杨毅立马报了名,很快就接到通知了。没想到家里所有人都不同意,他们觉得,“你年纪轻轻的,应该想怎么上一个更好的学校,以后怎么挣钱。养动物有什么出息呀?一辈子给大牲口倒屎倒尿?”杨毅硬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得去,“没辙,其实到现在也还有很多人看不起动物园管理员。”他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管不了别人,自己爱的事自己干好。”

   1 2 3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琦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生态中国·贵山贵水迎客来
生态中国·贵山贵水迎客来
埃及首都开罗发生爆炸
埃及首都开罗发生爆炸
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东方回旋曲——黑土地上飞出“白天鹅”
盛夏武夷山 畅游九曲溪
盛夏武夷山 畅游九曲溪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10229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