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没面子、没票子、没路子” 上了职校,人生就毁了?
2020-03-02 12:36:48 来源: 半月谈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职校学生在进行数控车削加工实训 张龙 摄

  职业教育的发达程度,体现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现代化水平。一个职业分工结构合理的社会,不仅需要学术型人才,更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

  近些年,我国不断出台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相关政策和文件,然而,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说起来重要、选择起来次要”的局面仍不断困扰着职教生,职业教育低人一等、低进低出的现状仍未改变。

  他们,低着头进职校

  中考成绩公布后,16岁的海南昌江女孩小芸将自己封闭起来,两个星期没有说话。之所以如此,是因为321的中考分数注定她只能读中职,从此与高中、大学及她认为的美好生活无缘。

  “从小家长和老师跟我们讲的都是读高中、考大学,这样才能成为有出息的人,上中职就意味着失败。”小芸说,在她和全家人看来,上中职是“无奈的选择”。

  在海口旅游职业学校就读的小阳也曾经历了这样一段“黑暗的日子”。“在初中学校和老师看来,考高中、上大学是大家努力的全部,这才是正确的道路,考不上高中人生就毁了。”小阳说。

  据相关人士介绍,老师和家长之所以给孩子进行以上“解读”,很大程度上来自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认为职业教育是末流教育,上职校是没面子、没票子、没路子的选择。

  “父母曾想让我上私立高中,但家里承担不起学费,为此妈妈拉着我的手流着泪说对不起,说因为他们没本事耽误了我的人生。”小阳难过地说。

  85%的职校学生来自农村

  海南省教育厅职业与成人教育处统计,近10年来,海南85所中高职院校(72所中职)累计为海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近50万名优秀技术技能人才,其中85%以上是农村家庭孩子。据调查,其中贫困、单亲、留守等弱势群体家庭子女又占很大比重。

  海南省机电工程学校校长陆红专说,职校学生刚入校时多是低着头进来的,存在明显自卑心理。有些学生家庭教育有缺失,行为习惯存在问题,比如:服装不整齐、仪容不讲究、纹身、染发等,学校往往要用半年多的时间帮助学生树立自信心和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

  一位职业学校校长坦言,尽管职业教育为培养职业技能人才、农村家庭脱贫致富等做出了很大努力,但仍无法改变全社会认为职业教育是末流教育的观念。85%的学生来自农村也暴露出当前城乡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依然十分严重。

  三大短板困扰职教

  培养高素质的产业工人、蓝领人才,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然而与国家需求相比,目前我国职业教育发展还面临诸多挑战。

  “社会认识偏差是最严重的问题,它直接导致职业教育被边缘化。”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受“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影响,家长都想让孩子读大学,毕业当管理者,但实际上985大学录取率不到2%,211大学录取率不到5%。如果强调所有人都要进重点大学才能改变命运,其他的教育方式就被边缘化了,尽管国家很重视,但被边缘化的职业教育长期处于弱势地位。

  “双师型”教师少。多位职业学校校长反映,一些中职老师是从乡镇中学转过去的文化课老师,不具备教授职业技能的能力。陆红专告诉半月谈记者:“职校的大多老师是从本科师范院校或普通本科院校毕业后应聘来的,对职业教育没有任何概念。”海口旅游职业学校副校长杨英说,在德国,只有师范类职业院校的毕业生才能到职业学校当老师,国内只有天津职业师范大学一所专门为职业学校培养师资的大学。

  “双元制”办学不顺,企业参与人才培养的积极性不高。据反映,海南中职学校校企合作开展得十分困难。海口旅游职业学校教研部主任钱玲说:“企业都很实际,有利益需求的企业才会参与,大多企业不愿意事先付出。”海南省教育厅职教处处长卢刚说,少有企业向职校提出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当前产教融合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去教育等级化,让职业教育“扬眉吐气”

  职业教育是深化教育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职业教育发展得好,能提供更多样化的成长成才路径,有效分流高考升学的压力,缓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现象,为深化教育改革创造更好的条件。如何让职业教育实现更高质量发展,真正做到“扬眉吐气”?

  首先必须去教育等级化。熊丙奇认为,政府部门不应一方面强调职业教育很重要,另一方面不断强化985和211,把更多的资金拨给他们。“如果教育是有等级的,是金字塔形的,那待在塔尖的永远只是少数,待在塔底的人怎么办?教育结构出问题,整个社会的结构就会出现一系列问题。”

  其次,尽早开展职业教育启蒙。要尽早引导学生根据自己的意愿、兴趣选择学校,但现在许多学校拒绝中职学校进校宣传。“学校可能认为影响学生的斗志吧,没有人告诉我除了高中之外,这世界上还有职业学校这样的存在。”小阳告诉半月谈记者,他是中考前从同学处听说后自己打电话到职业学校咨询了解的。

  第三,搭建现代职业教育“立交桥”,贯通职校生成长通道。海南省海口旅游职业学校校长赵金玲告诉半月谈记者,如今国家打通了中职升高职的通道,相比过去,中职学生“升学有路,出国有门,不同的孩子可以选择不同的路径”。这是好事,不过通道还需进一步扩大。

  “中职升高职比例有待提高,中职升本科,职业本科升职业研究生、博士,应建立一整套培养体系,省域间职业人才接受教育的阻碍也需尽快打破。”赵金玲说,目前中职升高职都是以省为区块统筹,如海南的学生无法去外省上大专,她建议职业教育“立交桥”进一步贯通,让全国的职业学校学生能充分流动。

  第四,进一步提高技术技能人才待遇。赵金玲认为,“要扭转人们对职业教育的偏见,还应提高技术技能人才待遇,工资薪酬起来了,父母有面子,才愿意送孩子来”。另外,应该打破就业门槛,破除唯学历论,打通技能人才进入公务员、管理层的通道,只要能考得上就应该录取。(半月谈记者 柳昌林 赵叶苹 王自强)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梦谣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初春拉鲁湿地
初春拉鲁湿地
“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汶川姑娘驰援武汉的七次请战
汶川姑娘驰援武汉的七次请战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97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