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弱视女孩三年求学路被守护 这人间美好她看得真真切切
2020-09-18 09:01:15 来源: 钱江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工作人员陪卢夏等车

工作人员陪着卢夏出站

卢夏在候车

  连日的阴雨天后,一缕阳光洒向浙南山水,22岁的缙云女孩卢夏也迎来了新的学期。昨天早上六点多,卢夏和往常一样,收拾好了行李,购买了G7330次的高铁票,准备从缙云西站出发去杭州上学。

  刚到缙云西站门口,28岁的副站长朱琳快步上前,轻轻扶住正要下车的卢夏。虽然眼睛不太看得见,但卢夏知道,缙云西站的“大姐姐”又来接她了。

  这样朴实而又温暖的画面,背后是一份坚持三年的约定。

  对于卢夏来说,缙云到杭州的求学路,是一段太过美好的体验,是一种不需言语的默契。

  昨天,钱报记者记录了这样一次约定。

  戴着1000度的眼镜

  她的世界还是模糊

  卢夏的家在缙云壶镇。

  家乡风景很美,卢夏却鲜有机会去感受——因为家族青光眼遗传史,卢夏从小视力就不太好,上课总是坐在前排。行动不便,她很少出远门。

  高中毕业那年,或许是忙于学业,卢夏视力大幅下降,即使配上了1000度的眼镜,看到的东西依旧是模糊的。

  2017年夏天,卢夏考取了杭州特殊教育职业学院,要前往杭州求学。

  那一年的九月,她生平第一次单独乘坐高铁出远门,忐忑不安地来到缙云西站,“那时,我提前在网上预约了车站重点旅客服务,也买好了盲杖,但心里那道坎过不去,一直没有拿出来。”

  刚走进候车室,这位小个子姑娘就被值班客运员徐益军注意到了,“她拉着一个拉杆箱,走路磕磕碰碰,像是在摸索着找路。”

  48岁的徐益军有个女儿,与卢夏刚好年纪相仿,“小姑娘要坐高铁去杭州读书。她是弱视,只有一点光感和轮廓,看不大清楚。”徐益军搀扶卢夏去售票厅取票,并带她去站台候车。卢夏说,虽然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但从话语中能感受到,这是一位和蔼的大叔,“第一次坐车就在家门口受到这样的照顾,我超感动的。”

  交谈中,徐益军得知,卢夏之后每年都会往返于缙云与杭州两地,“这样的一位女孩,孤身一人去异地读书,不容易,我在高铁上跟车长做好交接,叮嘱她们照看好她。”

  手机通讯录里

  存着一群人的承诺

  卢夏再次回到缙云西站,是在半年以后。

  那一年冬天,卢夏放假回来,又遇到徐益军,还是他帮姑娘搀扶着出了站,“我告诉她,以后每次来车站乘车前,可以先电话联系。我们工作人员会提前到公交车站等的,并把车站负责人和值班电话写给她。”

  又一个暑假结束后,卢夏准备回学校。临走前,她想到了那个电话号码,“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拨通了值班室的电话。”

  电话那头,车站工作人员真的还记得她。

  值班的是客运员徐永华,他细心地记下了卢夏所乘坐的高铁班次和到站时间,提醒她在路上注意安全。

  为了让她顺利上车,缙云西站的这群“大叔”分头行动:有的帮卢夏准备好水和零食,有的帮她取票,有的提前来到车站门口准备迎接。

  从那以后,每逢开学或寒暑假,卢夏总不忘提前打电话给缙云西站。久而久之,她记住了搀扶过她的每一位。大家也喜欢上了这个开朗阳光的女孩。节假日车票紧张,大家会主动给卢夏打电话,提醒她提前买票。每次接送卢夏,大家总会为她装好热水,上车前与当班列车长做好交接,送女孩上车坐好后才离开。

  今年7月11日中午,放暑假在家的卢夏打算与一位失明的朋友坐高铁,前往福建长汀旅游。当车站客运值班员得知她们要坐高铁在温州南站转车时,便默默记下了高铁车次和转车时间。这一边,卢夏还在车上,那一边,缙云西站已经与温州南站取得联系,将车次及卢夏一行的情况告诉兄弟单位,请求做好交接工作。

  “我们刚到温州南,工作人员就来接我们。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缙云这边帮我们提前联系了那么多,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当天下午,顺利转车后,卢夏给缙云西站打来了电话,一向坚强乐观的她哽咽了,“像我这样的人,出门在外很不方便,但每次来到这座高铁站,就像是回家,这里的工作人员就像家人一样关心我。”

  她虽然看不真切

  却感受到所有美好

  9月17日早上6点40分,钱报记者在缙云西站见到了卢夏。

  她身穿白色短袖和鲜艳的红裙,扎着马尾,拎着行李箱安静地坐在候车室的一侧。

  副站长朱琳走过来和卢夏打招呼,“上次去福建旅游,玩得怎么样?”

  “玩得很开心!虽然我看不见,但感受到了眼前的山水。真的要谢谢哥哥姐姐以及大叔们的帮忙,没有你们,我不会那么顺利。”卢夏笑着回答。

  开检的时候到了,朱琳牵着卢夏走进检票口,从无障碍电梯下地道,去对面的二号站台乘车。这趟G7330次高铁只在缙云停靠两分钟,和列车工作人员的交接需要争分夺秒。上午9点05分,卢夏在杭州东站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顺利出站,行李箱也是工作人员帮她拎的。

  她和另一位弱视同学约好在车站汇合,搭地铁去沈塘桥。卢夏和同学今年都大三,新学期要实习,就一起在沈塘桥附近租了房子,“我们去一家医院实习盲人推拿。”卢夏有一张市民优待卡,昨天却刷不出来。记者陪着卢夏找到客服中心,原来,优待卡过期了,要去市民中心延期。这次购票,得用其他办法。记者帮他们买好了票,大家顺利上了地铁。卢夏一直在表达谢意,“真的麻烦你了,我以前自己坐地铁没问题的,但是这两年视力下降太明显了。”

  女孩说,她虽然看不见,但时不时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善意,“就像现在,前面是缙云车站的大叔和姐姐们帮我,出站又是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帮我,然后坐地铁是记者姐姐你帮我一样……”

  据记者了解,缙云西站于2015年随金丽温高铁一同开通。客运职工平均年龄达到48岁,基本上可以说是“大叔当家”——只不过,这些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大叔们,其实是一个个暖男。自2015年12月开站以来,缙云西站累计帮扶类似重点旅客2300余人,针对重点旅客的特殊情况,实行“一站式”服务,打造全程无障碍服务,实现重点旅客平安、有序、温馨出行。(本报记者 吴崇远 见习记者 周琪 文/摄 通讯员 庄卫东)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梦谣
加载更多
秋日黄河美
秋日黄河美
绿色墨脱
绿色墨脱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05820